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一隻萌死人貓咪所引發的種種事故/故事 [上]

就算怕熱,但太冷也是會凍傷人的....
           
....果然是梗很糟嗎😭
           
但這一次還是一如往常的爛梗sorry😖
               
PS:想了想決定暫停碼長篇文(不算坑啦...),等覺得自己實力夠準備好時再來重新挑戰,不然應該不會出現超過5篇以上的系列了。但如果有人想知道結局可以『私訊』問(畢竟都是因為過渡章想不出來)
           
         
《注意!本文還是人類au的架空!建築設計師Satanick X 獸醫Ivlis》
          
《上篇Ivlis戲份有但不多,最多的還是傻蛋自言自語》
       
《Ivlis的個性算是更傾向If鋼鐵之心版,但還是有溫柔的一面》
         
《我是偏向幹架組的,但文內並不明顯所以雷的也不必太擔心.......》
         
《人物屬於海囚,OOC歸我》
           
       
預計3篇內結束,最多5篇
          
以上!!!
          
        
         
         
          
         
         
“來~buri醬!一下下就好了!很快就不痛囉!”
         
“喵唔.....”
          
“我也很心疼你我最愛的buri醬,但是不打預防針的話會生病病的哦~”
       
          
眼見診療台上上演生離死別感人肺腑戲碼的失心瘋主人與無辜寵物貓,經歷資深看過各種大風大浪的獸醫師Ivlis此刻還是難以壓下嘴角的笑意:“好了,再不放手的話你也想要來一針嗎?”
           
“哦本大爺更願意給你來一發---”
           
“滾出我的診療室!”
       
          
看到被罵只好乖乖走出房間的Satanick,身後彷彿還具現化了元氣盡失的貓尾巴和垂貓耳,櫃台的Emalf毫不客氣哈哈大笑,即使引來了殺人目光也是沒在怕
         
“好了、buri已經打好疫苗了,安靜又不會亂動,比牠主人好太多倍了”
         
“Ivlis好過分哦QQ”
          
“少加哪些噁心八拉的顏文字了!幾歲啊你”,嘴上不饒人,不過動作卻十分輕柔又小心謹慎的將剛滿一禮拜的小貓咪抱回對方懷裡,Ivlis惡狠狠地瞪那嬉皮笑臉的貓主人:“牠身體特別虛弱,過幾天再來檢查一次,有任何狀況就直接打電話給我,要是我發現牠有任何一丁點人為異常的話就準備法院見”
          
“放心啦本大爺會比照顧小孩更認真照顧buri醬的,對吧親親buri醬,沒錯爸鼻最愛你了~”
         
毛絨絨的初生貓咪什麼都不懂還以為主人是在和牠玩(事實上也是),小小貓舌貼上主人的臉頰
        
            
“啊啊雖然刺刺的不過好可愛!如果Ivlis也能這樣對我就人生圓滿了”
        
“那你大概沒辦法圓寂了,離開給我多買些貓罐頭去”
         
“能命令本大爺的只有我老婆,當然你願意成為那個人就太好了,對了”,變魔術地,Satanick從Ivlis耳後掏出了一朵鮮艷欲滴的紫玫瑰,上頭還殘留今晨露水,“Lico一早新進的玫瑰,我偷了一朵來獻給深愛的茱麗葉”,語畢Satanick立馬腳底抹油溜出門外,只剩下Ivlis尷尬忍受院裡所有人的曖昧目光
       
           
大街上,Satanick大搖大擺走出鎮上唯一一間的獸醫院,一路滿臉笑容和鎮民們打招呼
        
        
           
        
為什麼Satanick會出現在偏僻小鎮?懷裡可愛的buri醬又是從哪而來?Ivlis討厭對方的理由?
        
這一切都得從3個月前說起......
       
        
         
         
            
----------
        
        
         
偏鄉地區總是少有人會搭乘計程車,大多數的在地居民都是選擇走路,今天同樣是閒著沒事開車出來晃晃的Artamos原本打算是車站繞繞就回家的,沒想到還真有個人孤零零在公車站處等著永遠不會來的公車
          
          
Artamos趕緊靠近這位身穿長版風衣光遠遠一看就知道來頭不小的青年
        
“先生,你是外地人吧、好難得有觀光客來這座偏僻小鎮玩呢”
           
“哈哈、本大爺不是來玩的”
         
將大包小包行李搬上計程車後車廂,黑髮紫瞳的青年向熱情的司機大哥笑笑,“是來工作而已,還會在這打擾一段時間”
       
         
        
           
        
Satanick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來這種純樸的鄉下小鎮來
         
           
自己在首都是位小有名氣...不對、是大有名氣的知名建築設計師,不僅是在全國最高的辦公大樓有一層專門屬於自己的工作室,上前想要請求設計的顧客更是絡繹不絕,月薪百萬還是各式週刊雜誌的封面常客,身邊永遠不缺女人,可以說是人生勝利組中的佼佼者
      
         
然而這一切美好都在上個月被某人給狠狠甩了一巴掌
         
         
“我在你的作品裡看不到心”
         
心?那是什麼過時的玩意、現代人講求的是便利是效率,你要心的話是要本大爺給你多加幾塊太陽能板還是多幾個園藝造景
         
即使是面對曾經提拔過自己的老前輩,Satanick仍是毫不留情的講出以上這段話,在對方沈重的搖頭嘆息下撇撇嘴
       
         
“Satanick,你這是自找滅亡,我認識你這麼久,知道你內心深處還是有那麼點人性的”
       
“獄炎老師,我尊重你,但道不同不相為謀,需要我送你回家嗎?”
        
“唉、我本來不想這麼做的”,獄炎緩緩從會客室的高級沙發上起身,古老的手工煙斗指著青年的鼻尖,“你被驅除了”
         
“蛤?”
          
驅除?當是在趕蟲哦!不在乎眼前人一臉懵逼,獄炎繼續說道:“在你真正瞭解設計的內涵以及身為設計者的使命前不准再踏入設計界半步,我雖然年紀大了但好友還是挺多的”
          
“等等!”,Satanick這次反應過來驚訝道,“你要封殺我!?”
           
         
獄炎勾起了嘴角逕自走出會客室
         
      
          
        
第一個禮拜,來客量明顯減少,但Satanick仍是死鴨子嘴硬不肯低頭
          
第二個禮拜,整樓工作室門可羅雀,Satanick還是不肯認錯
         
第三個禮拜,所有工作人員同時被挖角,連掃地阿婆都被高薪聘請拍拍屁股離開了,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第四個禮拜......
         
          
“好啦你想要我怎樣!”,Satanick氣呼呼地出現在獄炎面前,整個人和一個月前相比頓時失色、臉色發黑。可惡這個死老頭感這麼整本大爺我等本大爺以後比你發達的時候就等著瞧......當然這次沒有說出口
      
“囂張沒落魄的久就是這意思”,獄炎喝下一口日式抹茶,“不過看你可憐,給你點提示吧”,接著就掏出一疊地圖加上一小張地址丟到對方腳邊
         
         
“在這個國家邊疆有一座靠山鄰海的小鎮,那裡陽光好空氣佳,我打算過陣子就搬過去那邊養老,你就先過去幫我熟悉環境順便重新設計我買來的舊宅第吧”
        
          
        
         
這便是Satanick來這的緣由了
      
            
          
豔陽高照,萬里晴空,剛從計程車下車的Satanick推了推太陽眼鏡,目不轉睛看著眼前據稱是獄炎買來養老的房子.......個頭啊!牆塌的塌地陷的陷、到處還有漏水漏電的情況,野生動物在裡面築巢成家
        
         
老天。即便是經驗豐富的Satanick也沒遇見過這麼慘不忍睹的建築物,這天理不容的東西怎麼還沒被拆除啊!獄炎那奸詐狡猾的混蛋肯定是故意買來要玩死我的!
        
         
這下我要住哪啊!?
早知道剛剛就先問司機哪裡有飯店還旅館了!
       
          
          
          
無可奈何下,Satanick只好先把行李先暫時放在宅第內唯一一處沒積水的空地(要本大爺頂著大太陽背千斤重的行李在路上走也太毀損形象了吧!)(更何況這裡也不會有人偷東西啦!),決定先去街上問看看
      
       
           
來到(應該是)鎮上最繁華熱鬧的街道,(雖然還是比不上首都任何一條路),Satanick繞了一整圈後,決定走進最不顯得突兀的咖啡廳裡去
         
一打開安上小巧風鈴的木門,一股恬淡咖啡香便撲鼻而來,長期以來總是倚賴咖啡因熬夜趕工的Satanick一聞就知道這咖啡香絕對是現煮現泡,所選用的咖啡豆也真材實料
      
         
一瞬間身上長途跋涉的疲勞好像消失了一大半,Satanick忍不住想快點品嘗到高級咖啡的歡喜動作迅速找了個窗遍的位置坐下
      
“請問要點什麼....Satanick?”
         
“Envi!?”
          
看到過來點餐的老闆Satanick真心被嚇了一跳,眼前這位穿著執事服一臉淡漠臉的不是以前在大學同是設計系的學弟嗎!?聽說他失蹤了原來是跑來這了!?怎麼這世界突然之間縮水了啊!?
          
          
此時此刻完全不想遇到熟人的Satanick微微僵硬扯開了笑容,“好久不見啊Envi,你原來回老家繼承家業了?”
只見咖啡廳老闆搖搖頭,“我老家就是首都,你是被獄炎老師給叫過來的吧”
         
“蛤!你說什麼本大爺不太瞭解哈哈....”
           
“少裝傻了,當初我就是被抓來這裡,最後決定在這定居的,你想喝什麼?”
         
“你說什麼!?!?”
          
“藍山咖啡嗎、請稍等”
        
“........”
       
       
         
........
        
“您的藍山,請慢用”
          
         
在等待咖啡煮好的這段時間,Satanick托著下巴陷入了難得一見的焦慮。等等他剛才說他也被抓來,然後後來定居了!?等等這不現實啊怎麼可能啊?雖然本大爺跟他不熟但看樣子也知道絕對是肯定是有什麼重大理由才會心甘情願留下的!是被什麼給誘惑了嗎搞啥啊如果他都沒轍了本大爺肯定是永遠離不開了這個鳥不生蛋的破小鎮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留人啊啊啊!不行本大爺得離開這裡、越快越好...!!
          
不過在那之前....
         
         
“Envi,我們是老同學了對吧,我--”
         
“本店不讓賒帳”
          
“......不,本大爺只是想問這附近哪裡有旅館而已....”,奇怪這學弟怎麼變成這副德性了本大爺明明記得以前還是個崇拜我仰慕我整天偷偷跟在身後的小粉絲啊....,這世間人情冷暖真可怕啊。Satanick複雜看著對方瞭然的哦了一聲,“這裡唯一的旅館前陣子失火了”
          
“WHAT THE F....Fine,好,那有哪裡可以租屋還是啥的嗎?”
          
             
這下Envi終於有了除了淡然以外的第二種表情了,皺眉,“有,我現在住的別墅還有空房.....別誤會,我的積蓄全砸在這間小咖啡廳了,還得偶爾接些case才算會有餘額,那是我室友的祖產,他是對面花店的老闆,花全都自家溫室種的--”
            
“那好”,沒等對方說完話Satanick就拍上對方肩膀,“麻煩你給他通知下,房租多少錢都無所謂,本大爺先去通知下建築商來拆房子了”,等蓋好完成本大爺就要快閃啦!丟下大鈔衝出咖啡廳,Envi本想提醒什麼最後全化為一聲嘆息
        
         
          
         
          
         
            
下集預告:
        
          
“等一下!”,原本毛毛細雨轉變為磅礡大雨,斗大雨滴打在只是簡單套上薄外套沒帶任何雨具的青年身上,然而即便再難受青年仍是直挺挺的立足於挖土機前,橙色的眼瞳滿是憤怒
        
“真是.....不然這樣好啦你想要多少錢本大爺可以商量的,但你再繼續這樣我只好用暴力點的手段把你拉開了”
      
          
      
         
           
人物簡介:
       
        
Satanick:知名設計師。被老前輩趕到鄉下來,直到找到'心'前才能回去

Ivlis:獸醫。熱愛動物但總是默默行動

獄炎:設計師們的大前輩。其實是好人一位,很在意後輩們的發展

Envi:前設計師/後咖啡廳老闆。不明因留在小鎮開咖啡廳,和Licorice是室友

Licorice:植物學家/花店老闆。(沒錯這裡不是他倆的兒子啦),平時老待在花店研究研究,很有錢

Emalf:實習生。常讓Ivlis氣個半死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