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一隻萌死人貓咪所引發的種種事故/故事 [中上]

魔王到底是什麼組成的,為什麼每一個小時候都這麼可愛呀呀呀~😍
           
今天有點晚了(都過12點啦),但真的有點累.....一直到剛剛才終於碼完足夠的量放上來(對,每次都是當天碼文)
          
......冷沒關係,我穿厚外套來了😂
           
《注意!!!本篇的Satanick......可能引發愛護動物的大大們憤怒在此致歉!但傻蛋都是嘴上說說而已(氣話的概念)》
          
《人物屬於海囚,OOC屬於我》
          
以上!!!
         
         
        
        
       
         
    
“來要乖乖的哦、今天Ivlis桑去隔壁鎮不在,所以就由我來餵你們了!可要....誒誒誒!?別欺負其他貓啊!人家也要吃晚餐的嘛!”
        
將肥大壯碩的野貓抱到另一邊的角落吃飼料,Emalf不禁感嘆自己的前輩可真是厲害,能馴服這些暴脾氣聞名的野貓集團們,並偷偷多倒些營養食品給其中一隻懷孕的黑色母貓,圓滾滾的大肚子讓母貓顯得笨拙又逗趣
       
         
“要多吃一點哦!真期待貓寶寶啊....誒你腳纏了什麼?”,把母貓腳邊勾著的布料拿起,一塊印滿兔臉的成人男性胖次就被大喇喇的癱於空氣中,粉紅打底的胖次即使是在夜晚僅有月光照明下仍是異常顯眼,Emalf愣了短短1/3秒立馬把布料甩開,手不停在地上摩擦,“天!超噁心的!為什麼這裡會有胖次出現啊!?”
      
          
起身在這早已腐朽不堪的宅底巡視,只趕著餵貓的Emalf這才發現牆角有一堆行李箱和旅行包(還是名牌的),其中一包已經被貓咪們給解開了,裡面的內衣散落一地
       
“嘖嘖,是哪個笨蛋把東西丟這的---?”
           
           
有腳步的聲音!?
        
是東西的主人?怎麼辦!?
         
看了眼被翻亂的行李,這下我絕對會被當成是小偷的啦!?情急之下Emalf也想不出不像推卸責任的解釋,只好先慌亂躲在角落陰暗處默默觀察
        
        
來人是一位從沒在鎮上見過的男子,嘴邊還在滔滔不絕的講電話,Emalf鄙視地哼了一聲,什麼嘛感覺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吸血商人,這種人來小鎮肯定沒什麼好事,搞不好他現在就在計劃要如何欺騙大眾好賺錢暴利勒................誒?不會吧!?腦洞開大的Emalf屏氣凝神想聽到對方的聲音
           
          
“.......沒錯、你們明天就過來.....一定要等到傍晚?....唉算了反正這裡地廣,動工也不會有人聽到的”
          
動工?他想要幹什麼?
         
           
“.......好,那就這樣,傍晚時本大爺要看到挖土機出現在這,地址是......”
        
挖土.....等等!?Emalf不敢置信睜大雙眼,野貓們還在腳邊享受著美味的晚餐,要是把這給拆了!?那麼大家怎麼辦!?
         
        
“.......嗯,那---什麼!?.....啊沒事沒事!我這邊出了點意外,先掛了,嗯....”,那人一掛電話就跑到了行李旁翻看東西,“搞什麼!誰把本大爺的行李弄成這樣的!!++#&@/!%#!/....=”
       
        
悄悄的、悄悄的......趁著那人慌亂收拾殘局,Emalf惦著腳尖緩慢的溜出門外.....一離開門口的一瞬間馬上用上人生最快速度衝出宅第前的空曠花圃,一路不停歇,一直跑到大街上才終於趴在地上喘氣
       
          
“哈哈....不行!得趕快告訴Ivlis桑才行!貓咪們有危險了!!”
       
      
       
           
今年到底怎麼了?什麼事都不如意,好好工作被打壓、來鄉下沒飯店、現在就連行李放著也能被野貓給翻個底朝天,Satanick雖然不信教也想對天大喊上帝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這個鬼地方沒有超商本大爺現在要去哪裡找胖次啊!?
          
           
“你就晚上洗一洗用吧”,好心過來載行李和落魄學長的Envi將箱型車穩穩開進別墅車庫,“這裡沒有多餘的胖次可以借你”
        
哼哼本大爺才怕穿不下呢!Satanick心想,隨即被對方一個冷戾眼神凍得直冒汗,“哈哈哈....”
        
“....你剛才--”   “Envi--!”
       
            
強硬打斷對方發言,從車庫內門裡一位穿著簡單整齊、留有深黑長馬尾的少年走了過來,燦金雙眼不解地眨了眨,“他就是你說的'被前輩流放到鄉下走投無路窮得只剩下錢'的學長?”
         
“對”
     
              
等等你對個頭啊你把我的形象抹黑成啥德性了!?Satanick瞪目結舌看著兩人開始你一句我一句閒話家常,“別隨便撿人帶到我家啊不過就是個咖啡廳老闆”、“別忘了你的花店還是我設計的不知感恩的小鬼”、“翻舊帳嗎,你可別少了......”.......
         
“.......”
        
         
眼前兩人已經徹底沈浸在他們倆鬥嘴的世界,完全忽略站在一旁被擱置的新室友,Satanick只好嘴角抖抖,摸摸鼻子自己走進房間去
        
看來這段日子不會無聊了,哈哈哈......
         
          
         
------------
         
        
           
一日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從清晨起就開始斷斷續續下起細雨,Satanick拄傘立於宅第面前,身後還有一排的挖土機
         
        
“好,雖然下雨但還是不影響!我們趕快結束吃飯去!今天本大爺請客!”
         
“等等---!!”
        
         
之前載過自己的計程車突然之間出現在大門口,後座的青年連傘都不拿就趕著跑到Satanick面前,上氣不接下氣道:“等....哈....等、等....不行、這...”
         
              
噢天,果然本大爺最近是不是纏上了什麼邪神鬼怪的,所有人都想要對付我啊!?Satanick臉色即使黑得鍋底一般仍是保持著公式化笑容,“先生,這裡不是你的宅第,而我現在正是要協助宅第主人重新整裝房屋,請你先暫時離開”
           
         
“都說了等一下!”,原本毛毛細雨轉變為磅礡大雨,斗大雨滴打在只是簡單套上薄外套沒帶任何雨具的青年身上,然而即便再難受青年仍是直挺挺的立足於挖土機前,橙色的眼瞳滿是堅定,“拜託,請你暫停,在你答應前我不會離開的”
          
          
“真是.....不然這樣好啦你想要多少錢本大爺可以商量的,但你再繼續這樣我只好用暴力點的手段把你拉開了”
         
“我不要錢,請--”
          
“啊啊不要錢是吧,支票隨你寫,幾個零都可以,本大爺真的趕時間你知道大雨天的很麻煩啊”
        
“就說了錢--”
        
“還是你想要人,嗯....看你長得還算不錯,一夜怎麼樣?”
       
“你可不可以好好聽我說話啊!”
       
         
青年一把拎住對方高級襯衫的衣領,臉色紅得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裡面還有許多貓居住生活、你不能這樣就把房子給拆了你懂嗎!?牠們會無家可歸的!”
         
       
“蛤?那不過就是野貓罷了!本大爺是設計師不是動保處的!”說到那群貓Satanick就一肚子來火,昨天就是牠們把自己所有內衣都給毀了!這下也管不了什麼氣度什麼形象,“說到底不過就是造成環境髒亂的野貓,能趕走真是太好了!要是你喜歡的話你自己收走啊!”
       
“你這個--”
        
“嗚哇Ivlis桑你冷靜!有話好好說!”
           
終於想到要阻止前輩過激行為的Emalf緊張的架住對方揮舞的手臂,“我們是要來商量的不是來造成更多問題啊!”
         
“他是個沒心的混蛋!”
          
“你說誰沒心了!?”
       
“Emalf你放開----”
        
        
“喵唔~~~~”
        
          
一瞬間三人都像是吃了鎮定劑,小小的母貓拖著搖搖晃晃的身子靠近了Satanick,討好地用臉磨蹭對方的褲腳,彷彿在告訴大家不要再吵架了,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母性的光輝
        
“........”
        
“........”
        
“........”
        
Satanick強裝鎮定的退一步,母貓又黏上去,再退一步,再黏上去,再再退一步,再再黏上去,再再再退.....一直退到了大門口,母貓這才停了下來,無辜大眼盯著Satanick瞧,像是在問為什麼要躲我
       
        
“來,我們別理這個壞人哦,過來這裡”,Ivlis微微彎腰拍著自己的膝蓋,溫柔語氣跟剛才粗嗓子叫罵相比簡直無法想像是同一個人,“我有帶你最愛的小餅乾哦,乖乖...”
         
這下母貓終於轉過身跳進了Ivlis的懷抱中,不過眼睛還是直盯著Satanick不放
         
“咳......我們坐下聊吧”
         
         
         
-------------
        
       
       
“一杯熱可可、拿鐵和藍山,請慢用”
      
       
三人此時正坐在咖啡廳,臉上都是一片嚴肅,搭上背景柔和的音樂和Satanick膝上睡的香甜的貓咪非常不諧調。Ivlis花了段不短的時間調適才冷靜下來,可惜語氣還是沒能柔和到哪裡去,得靠一旁的Emalf不斷解釋和補充
       
        
“所以,你是想讓本大爺等安置好野貓再動工嗎?”
        
“沒錯,要是你堅持要拆的話我就每天過去”
        
        
在這複雜社會上橫行無阻的Satanick難得的吃鱉一次,要是對方每天都來亂這可受不了啊...,“好啦隨你了,本大爺認輸行不,那你說說看要多久啊”
       
“......至少也要3--”
         
“3禮拜嗎?”
       
“是3個月”
      
       
老天。Satanick啪的往後一癱讓椅背承擔所有的重量,“怎麼那麼久,全部安樂死不就得了”
       
“你說這什麼鬼!牠們是生命啊!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Ivlis桑冷靜冷靜!深呼吸啊!”
      
        
Emalf害怕的不停拍著對方後背,Ivlis深深吸一大口氣,“.....就三個月,我保證會讓牠們安置好,麻煩請你停工......看在牠那麼喜歡你的分上,拜託了”
      
       
語畢Ivlis暗暗看向打了個哈欠的母貓,“牠自從主人過世後就再也不接近任何人,就算是我也是費了好一番功夫,但牠卻這麼容易就黏在你身上......”
        
Satanick低頭看了眼母貓不說話
         
“想必牠一定是非常喜歡你,如果你還有那麼點'心'的話,就請你給牠們一個機會吧,另外.......如果可以,有空去看看牠也好”
        
        
語畢,Ivlis便頭也不回的離開咖啡廳,Emalf也連忙結帳,最後還給了Satanick一張獸醫診所的名片,“上面是診所的電話,雖然我們是不怎麼希望接到你的來電就是了”
       
        
Satanick凝視手中那薄薄的紙片,又看了看睡夢中的母貓嘆了口氣
         
“好吧,貓咪回家囉”
        
         
          
         
          
          
下集預告:
        
“我啊....曾經養過一隻兔子,雪白色的超級可愛,可惜最後還是死了”
         
漏水滴滴答答,Ivlis一言不發默默聽著,Satanick則小心翼翼撫摸母貓隆起的小肚,還能感覺到小小貓蠕動的感覺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