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七夕特別企劃

猶豫要不要點開來看海囚更新,最後還是點了......
          
嗯.................
           
         
(轉話題)這次是七夕特別篇,梗來自日本的某節目訪問,是久違的正版魔王Satanick和Ivlis(碼太多非原設有點抓不準了OOC嚴重)
           
時間點是目前最後期的進度(Ivlis喝酒那篇再更過後),所以Ivlis變得比較敢說了點,Satanick也更傻了點.......
          
PS:meta宣言→指人物提到只有作者/讀者才知道的事物,例如Satanick在玩灰庭RPG
         
           
《就是惡搞來著!不要太認真!》
             
《🌟🌟🌟注意!!文中可能有部分內容尚未證實,確切情報還是以海囚為最高原則》
          
《人物屬於海囚,OOC屬於我》
              
              
            
               
             
             
                

“......這又是什麼?”
        
          
今天又是操勞辛苦的一日,自從灰色庭園戰敗後幾乎可說是沒一天好日子可言的Ivlis最近好不容易輕鬆了點,女兒Poemi越大越乖巧懂事火系魔法突飛猛進、大兒子仇討雖然叛逆離家但還會寫明信片回家、小兒子Licorice好像交了些新朋友最近都不在不過真為他高興,果然小孩就是該多出去走走(L:母親不是的,我被人XXXX了!),炎魔界一片祥和,許多事情都順利步上軌道,辛苦但非常值得
        
           
尤其是今天,超級難得的那個心理變態色情狂最強魔王Satanick竟然都還沒來炎魔城騷擾糾纏自己,Ivlis此刻的心情宛如大雨過後的晴天加彩虹,正準備好好上床睡個一覺,沒想到想喝杯牛奶路過走廊,就被莫名其妙的蓋布袋再被莫名其妙的扛到了不知道是城堡哪個空房間
         
         
        
            
一下子接觸到強烈光線讓眼睛刺痛了點,Ivlis手背擋光盯睛一看.......眼前飄散整房間的七色紙籤和中央一大叢竹子塔,天花板上掛著的長條布聯顏色鮮明詭異還加上了幾隻突兀的鴿子,其內容更是直讓Ivlis決定馬上扭頭離開,無奈門鎖永遠是上鎖的,鑰匙永遠是失蹤的
         
              
布聯上大喇喇寫著『七夕情人節特別企劃』幾個大字
在試過火燒敲擊拿指甲想解開鎖頭等等方法都不能打開後,Ivlis對天長呼一氣暗嘆自己實在太傻太天真,緩緩轉向站在身後10公分距離的某魔界魔王:“這又是什麼?”
         
            
某身穿約估是東方古服,菫色打底的短袍搭上黛紫的腰帶,頭上還有個可愛的小包......總之就是大概又在玩什麼變裝COS的魔界魔王興奮的拉著自己,一股腦兒地把竹籃塞進懷裡:“Ivlis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你發神經的普通日子,Ivlis機智地什麼都不說,Satanick也習以為常的帶著對方在掛滿紙條的竹子叢坐了下來,滿是期待在等待什麼
            
“.....你在---”
     
               
碰---!!!!!
        
          
“呦呼大家好啊!這裡是隆重駕到到炎魔界的特別來賓,嗯說來賓也不對是主持人才對!反正就是Met我啦!哎呀真是好久不見了最近官方都不更新廢夢連以前說好的廣播也沒了失業了失業了!”
          
騎著重機破牆而入帥氣登場的血腥主持,番茄醬放送狂Met歡快地舉止沾滿紅色的水管像體操揮舞,“不過今天被邀請某個傻缺同人文參一咖,畢竟常客都太嫩了只好由我來撐場子了真是沒辦法啊~”
           
               
“嘿嘿Met,別忘了這裡是本大爺的場子啊要出場就給我乖乖等灰庭完整版別再講meta宣言了”,Satanick不耐的擺擺手,完全無視一旁Ivlis你不也說了meta宣言了的吐槽,“快開始啊本大爺不是讓你衝存在感的”
          
“哎呀我們魔界的魔王就只會欺壓善良老百性一點都不懂得體恤人民遲早是要下台的、好啦反正大家也都等得不耐煩了那我們就開始吧!”
        
          
《特別企劃:對男友的七大質問》
         
          
“什麼??”,打從最開始就一頭霧水的Ivlis問了第三個問題,“不愧是炎魔王,問問題就問重點,這個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將會給你們7個問題,如果7題全BINGO將會贈送一場浪漫孤島旅遊三天三夜雙人套票,體會一起在星空下激情打野戰的Special經驗,但是!對方答錯的話.....”
         
“會怎樣?”
           
Met沒回答,一抹不協調的微笑盯得Ivlis全身僵硬,兩人僵持許久......
       
          
“那我們的第一題就要開始啦!不准暗示不准作弊,違規直接判死刑哦!”
       
             
接著,Satanick又再次變出了白板和筆,清澈的藤紫瞳對上自己的視線,聲線頓時低沉又充斥曖昧,“我對buri醬可以說是從裡到外都一清二楚呢,真想知道你對我有多瞭解呢.....”
         
Ivlis僵硬握起白板筆
       
            
“停止你們的放閃行為,豈可修我可沒帶墨鏡過來啊,第一問!『對方的出生年月日?』
         
“........”
        
“........”
         
“........”
            
           
“哎呀”,Met仔細看了看問題卡,三人尷尬的你看我我看你,這問題實在是太難了,連自己都不清楚啊!
        
“雖然本大爺沒辦法斷定buri醬的生日就是了,但忌日還是能知道的”
           
“此話怎講?魔王你還記得惡魔是死不了的嘛”,Met狐疑遞過麥克風,Satanick神氣哼了一聲:“當然啦,所以是不會有那一天的,就算有本大爺也不可能會讓他發生,就算真發生了那麼buri醬的忌日肯定跟本大爺是同一天!”
          
“哦哦哦!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概念是吧!厲害厲害不愧是情話魔王!那麼Ivlis的回答呢?”
         
           
Ivlis抿抿嘴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不管是我先死還是他先死,他都會從那世界回來拉我一起走吧”
              
“跟一般要死一起死的講法似乎有點不一樣不過就算啦!兩人的回答都很羅漫蒂克呢混蛋、然後第二題!『對方的名字?』PS:要用另一種寫法哦!”
         
              
Satanick幾個字母還有其他寫法嗎?Ivlis皺眉拿筆點著板子,悄悄往旁邊一看......那個惡魔已經小白版寫不下去都寫到地板上去了
          
“Ivlis、イヴリス、איבריס、伊佛劣廝、إبليس ......因為是起源於三次元所以名字也是特別多還是因為噁心的愛所以都記起來了呢?太噁心了來看看Ivlis寫了什麼?誒、只有日文拼音而已呀,也算對不過就是微妙了點”
       
                 
不然你還期望我寫什麼??在Met失望和Satanick超級失望的眼神攻擊下Ivlis抽了抽嘴角
         
           
“誒沒辦法了,看來只能繼續第三問!『第一次約會的地方!』這個能答出來嗎....嗯?Ivlis怎麼了?”
            
只見Ivlis舉起右手像是小學堂內的乖學生,臉上寫滿著不解與疑惑:“這題無解吧,我從來沒跟他約會過”
         

匡---的一聲,手上的東西全散落一地,Satanick簡直不敢置信搖著對方的肩膀崩潰道:“你你你什麼意思!?那我們之間的XX、XX、XXXX和XXXX都算是些什麼啊!?這段期間都只是我的一相情願嗎?!”
              
“就算我腦袋不好也知道那些不算是約會好嗎!?約會明就是指一起出去外面看電影吃燭光晚餐之類的吧!?”
           
“........是、嗎?原來buri醬你認為的約會是這樣.....”,放開了抓緊對方的手,Satanick神情恍惚坐回了原位,良久才猛然抬頭死瞪著Met,嚇的人家快跳起來:“我們還沒約會過、Pass下一題!”
         
               
“呃........第四問!『對方的出生地?』這個根本就是送分題吧真是白痴誒!”
             
“沒錯、本大爺可是把《太陽の呪縛》看了千萬遍來著,就連BGM都當成鬧鐘鈴聲了!順道一題來電鈴聲當然是灰庭BOSS那一首!”
           
“嗯.....應該是在魔界吧....?但也沒明提,說不定哪天突然冒出了個奇葩地點了”
            
“嘖嘖、本大爺是個從出生都異於常魔的魔王啊”
            
             
“這種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跳過跳過唄”,Met有些倦怠擺擺手,誰知道兼職個文也搞得這麼累啊之後還是乖乖待在黑卷那待機好了,“第五問.........噢噢噢噢!終於來個好玩的了!!『對方的大小』!!!”
           
             
聽到問題的一剎那Ivlis尷尬的刷白臉蛋,反觀Satanick健康紅潤特別特別有自信的模樣反差也是特別特別大
             
“...............”
             
“buri醬~不能不回答的噢,本大爺一點都不介意你大聲說出本大爺的XX有多粗多直多長多巨大,在每一個月圓高照的夜晚是怎麼填滿你飢渴難耐的--”
             
“嘿!我們這搞不好有未成年的!我可不要以後走出去被人指指點點的說'你看那個又帥氣又俏皮可愛的非人類就是傳說中的限制級DJ'啊!”
        
           
你早就是限制級了。眼看額頭上的鮮血越流越多,兩人罕見默契忽略人家。“那種事隨便啦!雖然本大爺很是願意,但要說出buri醬粉嫩小巧的XX的情報真是很糟啊,要是被有心人士做了什麼模型出來的話本大爺怕會克制不住自己不注意就毀滅世界了,嘖嘖”
           
“身為魔王想毀滅世界雖然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暫時還是算了吧我們可不是一群專讓主角群賺經驗的炮灰反派啊”,Met認真的點點頭,Ivlis小小心虛別過頭,“誒.....等等!話說結果你們都不講這還要怎麼玩下去啊?我是過來幹什麼?”
        
                
“你好煩哦主持做成這樣要怎麼繼續經驗呢?不要就快點結束回家睡吧本大爺自己來問!嗯我看看.....第六問!”
             
“喂喂別搶我的題卡啊!”
                
“『最討厭的食物?』哈!這太簡單了!”
           
“別自作主張!”
           
“buri醬最討厭的東西就是--”
   
                 
“兔肉吧”
     
             
““誒?””
           
面對Ivlis冷不防地一句,快要打起來的兩隻惡魔都愣了一下,Ivlis自己也對臨時冷靜的氣氛愣了下:“因為你不是很喜歡兔子,吃兔肉什麼的應該不可能?”
         
              
“.....也是!果然buri醬還是有在默默關注本大爺我的!連我的喜好討厭都知道!活到這一刻值得了!!”
          
“........”
           
“趕快把這一幕給拍下來!”
            
“...............”
        
           
從角落站起還渾身是血的Met淡然超脫地看著眼前這一幕,自家魔王期待亢奮呼吸過速潮紅發熱緊抱懵逼一號表情的炎魔王像個和偶像牽手的宅男一樣痛哭流涕的,從重機拿出了全罩安全帽充當墨鏡使用:“最後一題!讓我們早早散場吧、『交往過幾個前任?』......嗯、這題真是魔王題啊”
           
“這無解,他的前任比天上繁星還多,還有個正妻”,想到這Ivlis有些不適地摸摸雙臂,總覺得自己很像是被包養在外的小三是什麼奇怪的感想啊?
              
“誒!但讓本大爺這麼在乎甚至願意去死的只有buri醬一個而已!倒是buri醬心中都沒有我的位置....”
        
               
噢,不是又來了吧,每次一牽扯到這個話題Satanick大魔王就會瞬間變得一副好沒希望好沒未來果然不可能的絕望臉,然後自己當晚就會被狠狠的.........。Ivlis簡直想一巴掌把自己打昏
        
         
“那啥......”,最後,逼不得以為了避免悽慘的夜晚,躕躇好久Ivlis艱難的開口道,“我們認識其實蠻久了,多少也算有個印象....”
        
                 
話還沒說完,Satanick瞬間滿血復活眼睛閃啊閃像是要閃出顆星星深情款款握住自己雙手:“所以Ivlis心裡有我的存在了!?有個專屬於我的位置、在你心底!”
           
“我是說......”
             
“這真是最美好的七夕情人節禮物了!我的單戀終於有開花結果的一天了!簡直不能再更幸福了!”
         
“我......”
            
“我愛你,非常愛你,深入靈魂的愛著你”
         
“.........”
       
             
“哦”,Met捧場的在閃得遠遠遠在最遠方鼓掌拍手,“我來這到底是為什麼來著?”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