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兼職灣家大學生
以及中重度動漫宅&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MHA、文豪野犬、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CCS、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寶石之國、來自深淵、spirit finger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音遊Deemo、Lanota、Cytus2)、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可能的話,我願意

經典又老梗的花吐症來囉~
          
還有另一個很明顯的隱藏梗,非常非常老但又實在太好用了
          
至於文風個人是挺喜歡的,就是不太熟練
        
說真的,我筆下的這些魔王組同人文啊,大家上醫院的機率比進廚房的機會還高啊......這真的不是有意的😂
              
別看得太認真,這是一則用惡搞的口吻說傷心的故事,裡面全虛構的。什麼前因後果HE還BE就任君想像唄
       
             
OOC歸我,人物屬於海囚
              
             
           
以上!!!
           
         
          
           
                         
這年頭這世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走歪了,各種千奇百怪的疑難雜症全一個個冒了出來,肯定就是末日預言的警示,但人類總裝瞎裝聾全當不存在,等出事了病人來當怪獸患者,上司再當慣老闆,結果到頭來最辛苦的還是第一線的我們
           
           
那年Ivlis還是一位學生,忙著寫筆記還要忙著應付愛作亂的同桌,台上老師各種淚訴全當心靈雞湯一聽就忘,而等自己真正上陣,滿腔熱血盼到的卻是一場爛攤子,Ivlis才瞭解到這不是雞湯,全是血與淚換來的慘痛經歷談
          
              
如今看著實心木桌上的一份病理簿加上幾打最新研究文獻,Ivlis還當自己眼花了看到了幻覺,讓對面boss打了好幾個響指才緩緩開口道:“.......院長,我是胸腔內科的醫師......”。這怎麼看也都該轉介心理諮商再不然身心科負責吧?
          
            
其實呢,這間醫院其實規模也是有模有樣有名氣的,就是風氣特別不同,別間是對待來者如金主,這裡是我是老大我最大,愛看不看我決定,看診掛號得對個八字算個命。但就是一些個性奇葩醫術高超的奇才被吸引(或誘騙)而來,搞得業界都稱呼為怪醫俱樂部
          
               
“Ivlis,你剛才叫我什麼?”,其中特特特別怪奇神秘的就屬眼前這位玩辦公椅轉轉樂的院長大人了,別看院長小小個頭,這人不僅是創辦人加年齡詐欺加中二病晚期,堅持自己名叫『星之追憶』還要別人也這麼叫她,迫於逼壓下Ivlis抿抿嘴巴好幾次才勉強念出這幾個詞
          
             
星之追憶終於滿意的停下辦公椅,笑臉嘻嘻地拍拍桌子:“Ivlis我當然清楚你是什麼科的,就是因為你是專業人士才會拜託你的嘛,你已經知道這無藥可醫的病,可我們醫院向來人手嚴重不足,最近回溫大家還都跑去看花了,你就帶著你那神聖高貴的道德倫理去關心關心這位可憐的孩子吧,就想想夢寐以求的推薦函再回答我如何?”
              
                     
這不是只有YES跟Of course能選嗎!實在是太會了,Ivlis捧回了一大疊文件在辦公室搖頭嘆氣了一整個中午才抽出這份不可思議都不足形容的病歷
           
               
『名字:Satanick、性別:男、年齡:權限不足、出生日期:權限不足、居住地址:權限不足、職業:權限不足.......』下面也不用看了,身高體重檢查數據外都權限不足,想必是大有來頭,個資保護的滴水不漏,病因?那還用說,就是這怪病害得我感覺一輩子書都白讀了!Ivlis氣餒得簡直想把這糟心玩意全扔進生態湖,但最後還是選擇丟到櫃子裡積灰塵,一張亮黃色的便利貼大大寫著『花吐症』三字
               
                 
                  
                  
根據世界XX組織在約估一百天不到的日子鉅細靡遺的調查研究實證探討啥啥啥的,只花一百個分鐘就讀完全章的Ivlis有了個大概的結論
           
             
花吐症,被發現及大爆發的時間均在最近一年內,病程1個月30天不多不少,感染途徑未知,患者初期就有咳出花瓣的病徵,想到暗戀者會加劇咳嗽,隨時間流逝也會逐漸惡化並加上咳血現象,等30天一到咳出帶花梗的完整鮮血花朵就也結束人生了,目前沒有任何可知藥物或手術治療的方式,唯一的方法就是--暗戀對象的真愛之吻
               
            
第一次看完以上敘述的Ivlis先是忍不住吐槽笑說這是哪個人編出來的童話劇情,對上前面臉色越加陰沈的老前輩才認真再看第二次,等重看第三十次結束Ivlis便眼睜睜看著國內第一例花吐症病患大大方方走進大廳還一邊咳花一邊向自己打招呼一邊自動躺上擔架,老前輩無力的拍拍肩膀,眼裡滿滿都是對世界的絕望
          
             
等等,為什麼這病到現在還沒造成恐慌!?老前輩扶著額頭說,花吐症的存在意義大抵是讓互相暗戀的笨蛋有情人終成眷屬,就跟車禍失憶才知道原來我一直愛著你同等概念,目前為止沒有什麼灑滿花的屍體,灑狗糧的情侶倒是滿街跑,現在年輕人沒有一點刺激是死活不告白的
           
             
被這突如其來的人生真理弄了迷迷糊糊的Ivlis茫然點點頭,就這麼迷迷糊糊被推進基本上從沒開封過的VIP單人房,直到站在一臉燦笑說哈囉你就是本大爺的主治醫師吧很高興認識你的新進VIP會員面前為止,Ivlis都還是迷迷糊糊不能接受這設定的
           
             
這什麼病為什麼要我來負責我只是普通的胸內科醫師不是戀愛諮商師呀不是別浪費時間住院了趕緊去找暗戀對象啊!
           
            
面對崩潰的主治醫生,這位“權限太高”的病人絲毫沒有半點不愉快,反道自顧自的說Ivlis我也認為這病太瞎太蠢了實在是有違本大爺高大尚的氣質和風流倜儻的人設,我Satanick浪蕩人間二十多年竟然要為這可笑理由結束遊戲怕是下地獄都要被嘲笑的趨勢啊,對了本大爺可以叫你buri醬嗎曾經有隻小黑貓伴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現在回想起哦咳咳咳
            
......好問題,我先查查叫主治醫生寵物的名字到底有沒有觸犯哪條法律再告訴你,Ivlis回答道
         
         
            
               
說是這麼說,結果Satanick自此就把buri醬當成了某種口頭禪,buri醬本大爺餓了buri醬本大爺渴了buri醬本大爺無聊了,完全不在乎Ivlis是在睡覺抑或上廁所,音量蓋過救護鈴廣播器,沒半週時間全醫院都跟著叫buri醬了
             
           
Ivlis二十多年來的好脾氣是要到頭了
          
               
第一天還會好聲好氣請不要這樣,第二天咬牙切齒請不要這樣,第三天當連續5位不要命的護理師大喊buri醬早安,Ivlis直接把金屬夾板往Satanick頭上砸下去,這人還可能有抖M傾向笑得格外幸福洋溢
          
               
除此之外,Satanick還可能是某種高智商反社會人格星之追憶院長大人才把所有資料都鎖起來,這人竟然可以從自己早上的穿著打扮言行舉止得知哦buri醬你又沒吃早餐了吧這樣胃痛又會發作的還有別累了就躺在沙發上睡覺你以前車禍受傷的鎖骨肩胛骨會不舒服來本大爺我幫你做了張均衡飲食的指南總是吃肉會胖的巴啦巴啦~~
         
你確定本名不是叫Sherlock?但我不是華生啊!
            
             
還有還有,這人大概是自己得不到暗戀對象的愛所以也要阻撓全世界所有有暗戀對象的人。不是Ivlis自我感覺太良好,不過乾乾淨淨的臉龐和和和氣氣的性格難免會招來那些想戀愛想到發狂的肉食系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為此Ivlis常要各種神走位好逃過追捕
              
但自接了Satanick這一尊大神,每次一有個誰誰誰紅著臉靠近自己就會被某人冰冷的眼神殺得片甲不留死無全屍,日後看到Ivlis都只敢繞著走
          
             
照理來講這已經完全徹底不屬於正常醫病關係了吧?但說也奇怪,每每看到對方眨巴藤紫色的大眼珠求原諒,Ivlis就感覺一瞬間什麼脾氣怒氣怨氣都蒸發了,好像天生就拿這傢伙沒辦法,分明自己是最討厭紫色的啊
           
            
Ivlis自己都不太敢相信,明明就反感對方,可又開始期待每天上班能看見他,不是自己其實也是個抖m吧?但以上這些小小思緒全在那一天例行巡房給強行放置在心裡最底層了
            
              
雖然是間怪醫院,但好歹各樣軟硬體設備樣樣具備甚至還超出水準,門板牆壁玻璃窗隔音等級就是用電鑽都挺安靜的,可現在,從門外都能隱約聽到那劇烈的咳嗽聲,這是要咳得多嚴重啊?Ivlis唰地大力打開房門---
          
                
染上鮮血的紫玫瑰花瓣散落在白淨的床單地板,木櫃和打翻的水壺滴答滴答滴著水,那位應該要笑得沒心沒肺的傻蛋一手撐地一手死命捂住嘴卻停不下花瓣湧出。注意到有誰靠近,Satanick稍稍抬頭一看發現是臉色比自己更鐵青的Ivlis立馬抓緊床櫃跳了起來,又彎腰下去把撞倒的塑膠椅重新擺正,著急的要讓buri醬過來坐坐你看起來好糟糕我去幫你叫醫生來
          
           
聽完Ivlis都快要暈了。被氣暈的
               
               
這並非Ivlis怠忽職守,事實上花吐症本身就不是屬於任何一科疾病,不知道病因不清楚病理,更何況是要開藥開刀呢?當然Ivlis也試過旁敲側擊明示暗示Satanick趁病情不重趕緊去找找那所謂的暗戀對象,可每次只要稍微碰個邊對方馬上轉移話題
          
          
有次Ivlis受不了直接對峙,Satanick美麗的紫眼睛卻像覆上了一層灰,哽咽個好半天只說人家已經不要我了,Ivlis也不願意這樣扒人傷口還灑鹽啊就只好給他開些止痛藥緩和咳嗽帶來的劇痛之後再協商
             
         
可沒想到混蛋竟然一直背著我隱瞞病情!到底在我看不到的背後默默承受多少痛苦了?
          
              
“你就讓他完成最後的心願,還有多陪陪他吧”,來到病房關切一下VIP兼老相識的星之追憶閉上了雙眼難得地嘆息,“對了,你的推薦函已經寫好了,苦盡甘來,現在終於可以去完成夢想啦!”。接過之後Ivlis複雜地看了看手中的推薦函再看看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想,沒錯,我應該要感到高興的,可是---
                
            
“......謝謝,不過我想等最後一位病患出院再走”
         
             
接著,事發隔天,被揭穿掩蓋病情後就整夜失眠的Satanick目瞪口呆地看著同樣眼眶黑成熊貓眼的Ivlis搬了一大箱文獻兩台筆電過來,氣勢如虹的說我一定會找出治療你的方法就算不行也要你走得開心無憾讓向來以口才為傲的某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於是在倒數最後10天兩人就一直泡在VIP單人病房裡,Satanick一邊笑著看Ivlis認真的告訴自己生活周遭小至今天午餐發現牛肉蓋飯多一塊肉大到最近也去養了隻貓,一邊盡剩下不多的力氣忍住不在對方面前咳出一片花海
               
              
直到了最後一天,Ivlis一進門入眼的便是有些失神遙望窗外的Satanick,可自己除了看到蔚藍天空和格外刺眼的太陽就什麼也沒有
          
            
傻看了一大上午,Satanick才像想起什麼美好的回憶,說我很喜歡紫玫瑰但他最討厭的就是紫色,所以本大爺總故意把紫玫瑰塞在他課本抽屜衣櫃裡捉弄他,你認為現在送紅玫瑰還來得及嗎?
        
             
Ivlis偏過頭想了想,對Satanick說不管是紫玫瑰紅玫瑰,你不送怎麼會知道,末了又再加上幾句
        
“Satanick”。今晚是最後的機會了
            
“我找出了一種不需要真愛之吻的根治方法”
          
“透過催眠的方式,可以讓你忘記對方”
           
“.......你怎麼想?”
         
             
“嗯.....”,大多人臨終之前都會有會迴光返照的現象,重病患者身體會突然好起來、能說能笑,給人一種還有希望的錯覺。Ivlis不是第一次見過,可還沒哪次見人笑得這麼燦爛又這麼難看
           
           
“......我想,我不喜歡'忘記'這件事.....”
             
“是嗎”
               
意料之中不是嗎。看起來那麼薄情卻願為愛而亡,寧可死去也不要從此失去與那人的回憶。Ivlis看著Satanick漂亮卻空洞的紫眼睛,有感而發說了句:“要是可能的話,我願意為了救你奉獻一吻”
           
“......----”
        
        
             
                  
---------
          
             
新的一天,VIP的單人房已經永遠闔上了,收起白袍的Ivlis先一個個跟老同事擁抱告別,輪到星之追憶還特別道了聲感謝才去整理行李。一疊一疊的花吐症資料被翻出來塞進碎紙機,在無意間打開櫃子時Ivlis睜大了雙眼
          
          
                
一朵血一般鮮紅的玫瑰花正如那人的愛戀,等待著被發現或從此埋藏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