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forget me not [part2]

嗯......不太知道自己到底在寫些什麼啊…
就連結局都還沒定下來
故事起承轉合也怪怪的.....
.........
啊啊放棄啦隨便啦!
就當作是練習文筆吧!

《友情提醒~有出現超級ooc的毒害和紅螢哦~》
《以及超級超級微妙的鐵環組?和....Licoemalf!?》










血紅色

放眼望去,不管是斷崖殘壁抑或自身甚至是天空
全是一片鮮紅
上次見到這種世界是什麼時候了呢.....
是在我戴上墨鏡前,還是在被趕下來前
還是在認識Ivlis桑前啊......

........!?
對了!!戰爭!!!現在在戰爭啊!!!
猛然驚醒的Emalf跳了起來,卻又因身體的劇痛跌坐地面
啊斯......超痛的啊!
眼角出現了因疼痛而流出的淚滴
往臉上一抹,才發現自己的墨鏡不知道什麼時候不在了

"你的墨鏡在被送來前就不見了,Emalf"
正在幫傷者包扎的Licorice走了過來

"誒....那可是我最喜歡的一副誒......不對!?Licorice桑!?你怎麼在這!?你不是被Ivlis桑送去找你爸了嗎!"
"母親在這有危險,我哪有可能就躲在父親那邊啊"

......也是,都忘記這小子是個超級母控了....會安靜不吭聲簡直不可能啊

....不知道現在的戰況到底如何啊?.......短暫思考後Emalf決定跳過Licorice對於不被允許參戰只能當後援的抱怨話去找上司談談


一進臨時帳棚內,果然看見眉頭深鎖的Ivlis一臉嚴肅的看著桌面上的地圖
注意到來人,本想趕走的Ivlis在看到滿身繃帶的Emalf停頓了一下又低下頭來

"怎麼不多休息?看你傷得很重"

語氣冷淡,但Emalf認識對方幾百年了,怎麼可能不知道上司的擔心呢
"沒什麼啦這種小傷!比起這個我更難過我的墨鏡啊!話說Ivlis桑你是在找'祂'在哪嗎?"
"啊....是啊…"

對於所有炎魔來說,'祂'可以說是最大的禁忌,沒有惡魔敢在魔王面前提起,這世上只有自己和Rieta可以稍稍提到,呃.....某個世界的魔王也行

"果然要決一死戰了嗎....."
Ivlis沒有回答,但答案早已明顯

是啊…畢竟是那麼......一直思念的,一直敬仰的.....
所做一切都是為了這目的
先前因為失去力量而延後
但在重獲的現在.......
那麼,這事總該有個結束
不論結果如何......

沈默充斥著這空間,壓抑的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就在Emalf打算離開回去聽聽Licorice的抱怨時
Ivlis用極其細微的音量說了段話
"我不會讓你們死的"


在之後,Emalf就一直待在安全地帶療傷,不知道到底是有意還無意的,沒有惡魔提起戰況,就連問Licorice也都不回答
等到可以再次上戰場時,才得知原來Ivlis為了保護炎魔,把大多數的惡魔都送往其他世界

啊.....Ivlis桑一直都是那麼一個爛好人啊…...
嘛~就是這樣我才這麼心甘情願的當他的手下啊!
想著這些,Emalf便重新打起精神來面對這血紅世界



-----------------------------------



雨水滴落在臉上
一滴接著一滴,把衣服都給淋濕了
唔.....好痛好重好濕.....好難受...

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像是妖艷的水彩畫

我.....該不會就要死在這裡了吧…?
嗒....嗒....嗒....
這是什麼......腳步聲?

努力想睜開雙眼卻一直被雨水打斷

".......像........."
"........報告.......魔....."
什麼?在說些什麼?

腦中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

"......喂.....喂...."
在叫我嗎…......
".....喂.....誒....少....."

至少.....至少要說句話.....

"..傷........嚴........"
"......送...."


"....Ivlis....桑...救...."
Emalf徹底暈了過去



----------------------------------------



"哎呀真是難受,心情全因為這雨變糟了,什麼時候才停~我的耳環都要生鏽了"
全身滿是鐵環的男子相當不滿的訴苦

"等魔王心情好轉....吧"
反觀隔壁的紅髮女子(?)雖然表情也不太好但淡定許多
"那還不如先去其他世界避雨比較快呀"

兩只惡魔正站在路邊的屋檐下討論雨天
沒錯!這就是魔王手下No.10的毒害和No.5的紅螢!

"你不討厭這天氣嗎?"
"我也很討厭.....腳上會沾上泥巴"
說完還用稍許厭惡的眼神看向眼前的水坑
習慣了對方的潔癖,毒害繼續話題

"這天氣是因為魔王的炮\\\\\\\\友大概半死不活吧?"
"嗯"
"......真可惜,聽說炎之魔王長相也相當可愛啊~"
"小心點,被魔王聽到就慘了"
"也是......如果有個少年從天而降就好了~"
"這也不是不可能"

誒!?聽到異常的答覆,毒害有些不可思議的望向紅螢
紅螢沒說話,只是指著遠方出現的異世界通道
"........"

有些狼狽地趕到通道的正下方,毒害還真看到了一大一小的少年
我的願望竟然在這雨天實現了!?不是吧!?

"別幻想了,這是魔王的兒子"
蹲在一旁的紅螢一語打斷毒害腦中劇場
".....兒子?你說那個和炎魔王生的?戀母情結嚴重的那個?"
"沒錯,而且旁邊的好像還是個炎魔"

太好了,這下事情大條了,沒事出來還得遇到魔王兒子和魔王情人的手下
"那......趕快報告給魔王吧"
"嗯"

毒害低下頭來仔細觀察炎魔少年
嗯......真是個美好的少年啊~
"喂....喂醒來呀少年~"
"喂誒....少年....!?......紅螢,他傷得挺嚴重的"
周圍的雨水全被染成了淡紅

"....先送他去城堡好了"
"......Ivl...."
"等一下"紅螢抓住正準備抱起Emalf的手,"他好像在說些什麼"
"....Ivlis桑...救...."

.......
兩只惡魔面面相覷
"快點" "好啦"



------------------------------------



於是當紅螢和毒害全身濕透一人扛著一個滿身是血的惡魔回來時
兇嚇的手中的心臟差點掉了

"別說話,趕快去通知魔王,我們找到他兒子和炎魔了"
終於反應過來的兇這才恍然大悟趕緊衝進魔王房間

"哈....哈....魔....魔王大人!找到了!"











-----------------------------------------

喜聞樂見OMOGE~

"母親....不在這裡吧?"躲在牆邊環看房間的Licorice鬆了口氣

明明很想見到他
想要一整天都待在他的身旁
但卻又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在這樣下去......
少年不自覺地握緊拳頭

"Licorice~!!!"   "啊!!!?"
"怎麼了反應那麼大~?"
Satanick好笑的看向自己的兒子

哈哈~還真的和buri醬說的一模一樣

"兒子~你爸很久沒有跟你聊天了~今天我們就來場男人間的對話吧!"

"不要"  啊啊果然是這個回答啊~不過本大爺早就摸清楚兒子的個性了!

"可這是buri醬親自來拜託本大爺的誒~"
"........最好是,母親怎麼可能會請你來"
"是真的哦~不信你自己去問buri醬啊"
".........."


"前紙!跟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本大爺和buri醬愛的結晶!Licorice哦!"
Satanick親暱地搭上自家兒子的肩膀,後者一臉嫌棄的甩開
這裡是魔王常來的酒吧,Licorice曾經聽Glasses兄長提及過

".....魔王,你兒子成年了嗎?"
"啊呀別管那麼多啦!惡魔有成年這種東西嘛~"

........
攤上這種父親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來杯血腥瑪莉和白色俄羅斯謝囉~"
"......."  前紙機智地轉過頭默默調酒

".....所以,你帶我來這幹嗎。"
"我們先喝個一杯再聊啦!來~這可是本大爺推薦哦~"
"......."





糟糕比起正文我更喜歡番外~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