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forget me not [part3]

最近不只海囚心情不好
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啊啊麻煩事好多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
打出來的文氣氛不停向下滑
簡直是一路往be暴衝不回頭啊…......

所以為了轉換一下情緒
先寫一下其他的甜滋滋腦洞
糖分嚴重不足啊!!
以上!








Satanick坐在Licorice的床邊不發一語,看不清表情
彷彿過了一世紀,才用哽咽的聲音發話
"......你們說......他在哪?"

寂靜,沒惡魔想出聲
".......說啊!!!"

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不可能......怎麼可能....
Ivlis雖然蠢了點,直了點,傻了點
但他對部下和孩子的照顧都是真心的
有事他絕對是會先站在前面的
而且他現在恢復了力量
怎麼可能還會傷成這樣......除非.....
不.....不可能!
怎麼可能!!
.........我的....Ivlis....他.....

轟隆---------
Satanick神情恍惚的站起身來
"魔.....魔王大人....?"
"我現在要去殺了'祂'"

轟隆---------
臉上全是紫色血淚和弒神的殺氣



------------------------------------------------------------



"所以,你們就又把我叫來想關住他?"
"是的,麻煩您們倆位了"
Reficul仍舊一臉從容,一旁的Kcalb倒是顯得相當緊張
"我們已經無計可施了,就連Lil大人都沒辦法靠近魔王大人半步"

Envi的口氣顯得無奈,那時的殺氣幾乎鎮得他們動彈不得,這事也不是沒發生過,當年那名博士過世時魔王也是悲憤的去找冥界的Heller過,不過現在和當時不一樣,現在簡直更像是是自\\\\\\\\\殺行為,找神明不過是附加條件吧了

"所以希望您們可以關住魔王大人直到他打消這主意"
"這......" 我覺得如果心愛的人走了自己卻不能跟著去是很痛苦的事啊….不敢插手的Kcalb只能在心裡想想

"先關起來是沒問題,不過看這感情的深度.....沒有個幾萬年是不會淡的吧,長痛不如短痛,不如乾脆讓他去炎之魔界,接受現實,那世界的神明大概不會殺了他的"

"那個......炎魔王就真的已經....?"

"沒死也肯定被封印了,你不就是這樣嗎"

說不出話的Kcalb再次選擇沈默
果然外面很討厭啊Eti......

不過真是可惜了,其實那位魔王還是有良善的地方啊......
白髮青年想起前些日子對方突然找上門來
還以為又是來奪取力量,沒想到對方竟然低下頭來
"拜託你們,請幫忙收留我的子民....."
..........
要那麼高傲的魔王低聲下氣的請求肯定是相當困難的

曾經因此失去所有同伴的Etihw和Kcalb也決定先放下過去恩怨援助Ivlis

不過真正讓他們同意下來的原因
是炎之魔王那副打算玉石俱焚的表情
........和過去的自己簡直一模一樣

"......我也很不想往這方面想,只是你我都知道,我們都是經歷過神魔戰爭的,魔王在這種一面倒的情況下...."
必死無疑

........
"如何?"
"等一下!!"
突然出現的聲音將黑瞳魔王嚇了一跳
轉頭一看,"你.....??"
出現在眼前的是面容與Satanick九分相似的惡魔少年



------------------------------------------------------



Satanick躺在自己的床上,正確來說是被魔王級超強力束縛咒捆綁丟在自己的床上
窗外仍是雷雨交加
一整天沒事做,也不能做
只能茫然地望著天花板發呆

啊啊......當初在buri醬莫名其妙恢復力量時就應該要先阻止他了啊…
明明知道他在另一條世界線是死掉了…
到底在做些什麼啊我......
我又失去了.......
.........

回想起與心上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從第一次最糟糕的相遇
一直到孩子的誕生,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意
Satanick笑了出來

真是......
這份情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巨大了呢…
完全佔據本大爺的心
已經沒有其他空間了啊…

Ivlis.....
本大爺都不知道
你原來這麼厲害
輕易地奪走我的真愛
現在又想不帶一片雲彩的離開.......
這讓我該怎麼做才好啊
..........

沒關係....
這次我也一起走
我說過你是無法逃離我的
絕對
所以就算是死
我也會奉陪到底
而且Licorice也夠堅強了,Glasses也找到真愛了
魔界沒有本大爺運作的更好
可以說完全沒有牽掛…......
嗯.......
啊啊.....
Ivlis......
我馬上就追上你了....

紫色血淚順著臉龐滴落至床單

.........

磅--------
Licorice一進門,看到的就是正要穿越異世界的Satanick

..........

"父親,母親還活著"
想不了那麼多的惡魔少年劈頭就是這句
瞭解自己父親個性的兒子知道這絕對有效
"........什麼?"
看吧

"Li....Licorice!你是說真的嗎!!!?"
Satanick早就不顧什麼形象了,雙手顫抖地提起Licorice的衣領,臉上是說不出的期望
在得到後者堅定的點頭後,魔王幾近無力的跌坐地面

.......還活著,還活著
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

"不過......"
聽到轉折的字詞,Satanick心停了一拍
"不過......什麼?"

難道是Ivlis還出了什麼事!?是被封印了嗎!?緊張地望向對方,拜託不要再讓我絕望了.....
"母親......他大概是被Siralos抓走了"







-------------------------------------------------





OMOGE~
(番外寫的比正文還順暢多了!)

三小時過後------

"嗝......唔..."

有些不支酒力的Licorice臉色潮紅地趴在酒吧台上
嗯,看樣子可以了!

"咳咳....Licorice,最近buri醬跟本大爺說了些你的事哦"
".....嗝.....母親?"

很好很好,酒後吐真言,像兒子那麼悶熱的惡魔不用這種激烈點的方式怎麼可能說呢!
自信滿滿的Satanick輕輕搖晃著酒杯

"buri醬可是很擔心你的哦~跟本大爺說說如何?"

母親.....母親很擔心我.....
為什麼明明是不好的事,心裡卻很高興呢....?
......要跟父親講嗎?可是Emalf說絕絕對對不能讓父母親知道啊…...

嗯....還差一點嘛?
"你要是跟本大爺說的話~Ivlis會很開心的哦~"
.........

"唔......真的?"
Yes!計劃通!
"沒錯~你現在只要把心裡話說出來就可以了~"
"唔......."

Satanick耐心地等待著回應,且細細品嘗紅酒

"其實.....嗝....."
哦~終於開始了
"我最近....."       
嗯哼~
"一......一想到......嗝唔......"     
嗯嗯~
"......想到母....母親....胸口就好悶....."
嗯哼........誒?

"Licorice....剛才本大爺耳朵有點重聽哈哈.....能再說一次嗎?"

"好煩.....唔....我說我一想到母親就會胸悶心痛啦!!!"

啪啦---------
手中的玻璃杯應聲滑落
Satanick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而且.....嗝.....特別是晚上...."
"只要想到母親....."
"肚子下面就會變燙發熱......"
"嗝......."

.............
磅--------終於支撐不住的惡魔少年向後一揚昏睡過去
..............

糟了糟了糟了!今天不應該營業的!
前紙頭痛地想著


隔日

".......父親?....."

昨天的記憶到被拉去酒吧就中斷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而今早從自己的房間內一醒來,就看到父親望著涼掉的咖啡發呆


結局分支哦~
選擇魔王大人面無表情→END1.  被抹去的愛
選擇傻蛋無言乾笑→END2.  為時已晚
選擇STNK複雜顏藝→END3.  修羅場

(我決定之後拿出來成一篇文好了)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