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以愛為名的刑具

臨時想到的腦洞
剛寫完就發上來了
......這真是我發過最恐怖的刀啊
雖然有很多想說明的
但話少一點比較有氣氛對吧?
所以就讓大家自由聯想吧~
Start↓










《???Satanick X 完全壞掉Ivlis》

"嘻嘻....嘻嘻嘻...."

窗外是雲迷霧鎖的壓抑陰天,但坐在椅上的惡魔青年絲毫沒注意到外面天氣
只是自顧自的嘻笑

"哈哈.....這個真是不錯呢...."

靈巧地翻轉細長的匕首
刀面照映著污濁的橘黃瞳孔

噗嗤....噗嗤.....
一刀刀地往大腿上插入
鮮血直流
"嗯........"
似乎是覺得不夠,在刺進後隨著肌肉紋路一劃

哧----------
原先白嫩的肌膚瞬間皮開肉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好玩啊.....吶....對不對啊…..."

轉過頭來,脖子上的頸圈因移動發出清脆的嘩啷聲
"......我的戀人,Satanick呦....."

被稱為撒旦的惡魔在聽到對方的呼喚後
嘴角像撕裂般露出詭異的笑容

"只要你喜歡就好......我的Ivlis..."

卡其色的披風隨腳步揚起
走到愛人身邊,低下頭來寵膩地深吻著

"唔.....唔....哈....."
情不自禁地環上對方的肩頸
良久,才不捨的分離
混雜著紫色,紅色的銀絲連結著兩人的唇瓣
"哈....."
像是動物要用舔拭清潔傷口般
Ivlis吐舌一點點地將Satanick嘴角溢出的紫色血絲舔淨

"....Ivlis......你是在玩火嗎...."
"嘻嘻.........在說些什麼呢........我本來就是炎魔啊..."
惡魔不再多說,伸手將對方染血的長褲扯下



----------------------------------------------------------------



".......魔王大人..."
眾魔王下屬半跪在Satanick面前
額頭有些冒汗

前些年魔王愛上了隔壁世界的炎之魔王
後來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兩位大人就這麼消失了長達半世紀多.......
他們的兒子翻遍了所有世界都找不到他們倆
現在終於回來了
可這巨大的改變讓眾惡魔簡直寒毛直束

眼前坐在王座的魔王,Satanick不僅披風沒了翅膀
那渾沌紫的瞳孔任誰都看了都毛骨悚然

而被強行俘虜的炎魔王Ivlis更是駭人
不但對Satanick百依百順的,還多了個不得了的自虐愛好
成天都一直瘋瘋癲癲的笑著
讓再次見到的部下和孩子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Licorice現在是恨死他的父親了
要不是Envi各種阻擋
對方早就碎屍萬段也說不定

壞掉了,全都壞掉了

"夜木,這些年魔界還好嗎"

真不曉得要怎麼形容這語氣
明明是關心卻沒帶任何情感
就像是在問路邊的石頭是碎了沒.....
....就算回答是魔界崩潰,對方也不會有任何波動的
因為他根本就不在乎答案

"報告魔王,魔界這些年來都相當平穩,沒有任何事發生"
看到夜木遲遲沒有反應,非情式Roc決定替他答覆

"嗯"

Satanick點了點頭,便起身再度離去
等到確定魔王完全離開後,眾惡魔才敢大口呼氣

"......那是誰?我認識他嗎"最先開口的毒害有些不敢置信的摸著雙臂

"........"Envi直接轉頭就走,看樣子是打算去借酒澆愁了

看到領頭的都離開了,其他惡魔也決定散場

只剩棺獨自望著灰暗的天空自言自語

到底在哪裡出錯了呢......



-----------------------------------------------------



磅---------拳頭狠狠打向牆面

就算滿是鮮血也持續動作
因為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了
想到這,Licorice用更猛烈的力道捶牆

......為什麼會這樣
母親是做錯什麼了嗎!?
要這麼對待他.....
......
"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嘶吼著
我恨你!
為什麼!!

殺害了原本溫柔的我的母親!
奪走了原本幸福的我的世界!
毀滅了原本美滿的我的生活!

我恨你!Satanick
你早就不配當我的父親
早知道就該在這一切發生前
在那天你虛弱的躺在床上時

殺了你
殺了你
殺了你!!

........
放心吧母親
我一定會幫你結束這一切的
到時你就不用再受折磨了......
少年露出了與父親相似的微笑



--------------------------------------------------



一回到房間
鐵鏽味爭先恐後地從門縫鑽出

"你終於回來了,Satanick"
惡魔青年面無表情的望向魔王
"這些我都有點膩了,吶,還有沒有啊?"

周圍被各式各樣的刑具包圍
無不例外的全沾滿紅色
而來源就是中央早已體無完膚的炎魔

"真的很無聊啊~我還把鱗片全拔了哦!"
歪著頭看向自己鮮血淋漓的雙手,彷彿那只是不重要的玩具
"吶......我記得你還有用過什麼雷射光的吧?可不可以借我玩玩啊~"
.........

"喂....Satanick.....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有啊......"
輕柔抱住自己的愛人
細吻著懷中的可人兒
對方也溫順的回抱自己

.........
好奇怪啊......
明明現在是成真了啊
這不就是我最大的願望嗎?
和Ivlis永遠在一起
可是為什麼啊.....

實現了
但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為什麼....
每每看到這樣的Ivlis
心卻比之前還沒得到時更痛呢......
比之前還更想哭呢......

窗外開始傳來雨水的滴答聲
"Satanick.....?"
"......為什麼要哭呢?"
Ivlis像個無知幼童般看著顫抖的魔王
".......沒事,我愛你,Ivlis"
"愛........"












"愛.....是什麼啊?新的刑具嗎?"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