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forget me not [part7]

好啊.......感覺魔王組的股一下子跌了好多
大家都對Satanick太生氣了吧?
的確,在一開始我也快氣死了!真過分!
(其實第一次看的時候嚇的把手機丟出去)
但在幾天的冷靜過後,我想了想
......我果然還是討厭不了魔王組
嗯........就先這樣吧






"從你一進門我就知道你的目的了,Satanick碳"
Siralos仍舊面帶笑容的喝著紅茶,身後站的是穿著卡其色軍衣,沒什麼表情的Ivlis

".......你做了些什麼"
Satanick咬牙切齒,指甲陷入手掌心內流出紫色的血水
"沒有什麼啊......只是我們父子倆終於和好罷了"
"別開玩笑了!!"


霍-----------

"你想做什麼"
Ivlis抽出光劍抵住Satanick的頸動脈
只要稍微一動就能簡單劃破
"........."


--------------------------------------------------



這個惡魔,很奇怪
Ivlis這麼判定


今日稍早的時候

"Ivlis,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Siralos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

"你能幫我泡壺紅茶嗎?等一下就會有位客人來這裡一起喝下午茶,我已經好幾百年沒喝過你所泡的茶了"
".......嗯"
"太好了"

前幾天醒來的時候,在我不斷的要求之下,姐姐(?)終於妥協答應會告訴自己失憶前的種種故事,但前提是並不會一次全盤說出,而是只先告知些必須先知道的事

一整個上午,Igls滔滔不絕的解釋著有關這個太陽世界
以及Siralos,太陽之神
是如何創造出光之天使與炎之惡魔
太陽王國與炎之魔界

但.....

.......不管Igls再怎麼跟我說他是多麼的偉大迷人高貴
而我過去是多麼尊敬崇拜愛戴這位神明大人......
...............
我看著眼前的頭髮隨風飄逸
周圍還自動帶有神奇閃光的清秀男子....
..........

.........媽的完全無法想像啊!?!!這不就是個女裝癖HOMO嗎!?

而這位神明好像完全不在乎我是失憶了還是怎樣
不對.....
他就是非常自然的叫住我!
然後沒有任何前綴的要我去幫他泡茶!?
拜託!!我失憶了誒!!!要不是有人跟我講過你的長相!!
我跟本認不出是你啊!?
就不能多講一句"我就是太陽神哦~!"嗎!?
不知道就這樣讓我超級無言的嘛1?
......到底是怎麼看我的啊這神....???

沒辦法.....我應該只能乖乖去泡茶了.....



"呼.....這樣大概可以了!"

我滿意的端著自己花了整個上午嘔心瀝血泡出的紅茶走到溫室花園來
而等候多時的神明正以相當淑女....端莊的坐姿正坐椅上悠閒的看著.....時裝雜誌?
注意到我的到來,這才暫時放下手中的書籍案
"哦....終於好了呢!我來試喝一下"

對方拿起茶杯緩緩倒入口中
"............"
"......?"
怎麼了?看他的臉色怎麼又青又白的?
我看著他那一口紅茶在口中轉了要1分鐘才吞下去
"........我應該要順便提升下茶藝的...."
蛤?



咖....咖....
門外傳來漸強的腳步聲
看來是客人來了

我走過去想要開門迎接,Siralos卻叫住了我
"Ivlis,你先去後面,等一下時機好再出來,我想介紹你們認識"

為什麼呢?
明明是和藹可親的笑容
但卻讓我有些不寒而慄

"哦....我知道了"


於是我走到不遠處的小花圃內靜靜欣賞永遠面向陽光綻放的向日葵
餘光瞄到來人的樣子
嗯.........嬉皮笑臉的,看來就超不正經
但神明好像是不討厭這樣?
接著,他們開始坐下來聊天
隱隱約約好像聽見他們在講什麼戰爭的事.....
炎.....魔王?那是誰啊?
真在意啊......
畢竟講到魔界的事,那麼就有可能會提到我....吧?

嗯......腦袋又出現一些東西了....完全看不清楚....
.....總感覺.....
.......那些........是我的記憶嗎....?
呃.....頭有點痛......
我把視線移開兩人


.......好像又好多了....?
我再抬起頭來
剛好看到客人把我泡的茶全吐出來了

.........
真有那麼難喝嗎....
雖然當初泡好的時候我沒試喝啦.....
我是不是該出去解釋一下啊?
這就是出去的好時機了吧?

"這是什麼東西啊!!!?難喝死了!!!"
"真是抱歉那東西就是我泡的"

啪啦-----------茶杯掉落在地面上
對方張大嘴巴盯著我猛瞧

好像我是他失蹤已久,突然再見的戀人一.......等等怎麼會想到這種形容詞的啊!?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只好用疑惑眼神同樣盯著他

那個誰再看到後,原本可以說是笑逐顏開的表情在一瞬成展現出各種顏藝,臉色紅橙黃綠藍靛紫全跑了個遍

當我眼睛開始有些乾澀難受時,才終於有點聲音出來
".........你...."

................
你....你什麼啊??為什麼說了個字就傻了!?
我等了你老半天就這麼個字!?
等等.....難不成.....他認識我?

"......."
我正要準備開口,神明就像是預知般搶先回應對方

"從你一進門我就知道你的目的了,Satanick碳"
.....沒辦法,只好之後再問了....

".......你做了些什麼"
那個誰看來相當不爽啊.....

"沒有什麼啊......只是我們父子倆終於和好罷了"
"別開玩笑了!!"

霍-----------

我抽出稍早Igls給我的光劍抵住他的頸動脈
只要稍微一動就能輕易劃破
"........."

對方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

......其實我也不敢相信啊!?剛剛我是怎麼!?反射動作!?
超流順的啊!!可我還是努力擺出一份咬牙的表情

"你想做什麼"
嗯!這句聽來就很帶感!
但他怎麼臉色又更難看了?

"bu....buri醬....你不認識本大爺了嗎.....本大爺誒!!你怎麼可以忘記我!!!"
奇怪惡魔抓住我的肩膀拼命搖晃
住...手.....我剛吃的午餐要吐出來了....

"我....我不認識....."
我失憶了啊!別強人所難了好嗎!
聽到我的話,對方瞪大眼睛跪了下來

".....不是的吧....我好不容易..."
..........

過了不知道幾分鐘,對方站起身來,臉色陰沈的可怕....想做什麼啊他?

"Ivlis,跟我走"
語畢,便拉著我的手往門外走去
"喂.....等....等一下!"
我拚命的想甩開他的手,但力氣實在太大了跟本甩不掉

碰---------------

"父親....!!"
冷不防地有一個跟奇怪惡魔長得極為相似的天使衝了進來
身後是....Igls!?
而那個天使在看到我之後也露出萬分複雜的眼神
跟他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都要懷疑他們是不是有一起去過什麼顏藝訓練班了


".....母......"
年輕天使用相當微弱的音量說了什麼,沒聽清楚

"總之現在.....父親!我們先回去從長計議吧!"
天使走過來架住惡魔
"唔.....Licorice!!放開我!!"
"父親!我也一樣很生氣,但我們必須冷靜下來!這是為了母親!"
"我不管!放開!"
"不好意思,我這就把他帶走"
而就在他拖著惡魔經過我身邊時
我好像聽到他說了
"對不起"
.............

"放開我啊!Licorice!.我........"
音量逐漸減弱,直到消失
我和Igls面面相覷,而Siralos仍淡定的喝著茶飲
".....真有趣啊"





自言自語:
這裡解釋一下,現在Ivlis的個性算是介於普通版跟If版之間
對於其他人事物其實沒有什麼感覺
因為Siralos在封印情感的時候順道把記憶也一起封印了
......這樣解釋吧!
part8會再講的詳細一點!可以的話!
接下來應該就會是比較甜一點了!

結局....3個分支吧?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