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少了什麼? [part4]

很遙遠那一棚的YOI簡直爆炸了~!
原本還在想說"要不要我也來寫維勇的同人文呢?"
但....天!這麼美滿也不需要我了吧!?
但還是很喜歡這部動漫啦~

呃話題扯遠了....😑
嗯~下禮拜開始我就要去醫院實習一個月了!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時間發文
(話說已經從最開始的一天2篇變成一週1篇啦!!)

.....以上!!!








Day4    《悲愴的靛青》





酒吧彌漫著酒精專屬的氣味
昏暗的燈光,優美的音樂,恰好的調酒
是有心事的惡魔們共同的宣泄之處

Satanick一醒來後就過來酒吧,卻只點了一杯酒
還就這麼盯著液面發呆一整天

雖然情況怪詭異的,但店長前紙也不著急

酒吧本來就是讓人放鬆心情的地方
如果他不想說自然也不會勉強對方

把酒架補齊貨,酒瓶透出暗紅的色澤
調酒者環顧四周,空曠的店面就只有兩位客人
一位在櫃前發呆,另一位在角落哭泣

.......

是怎麼了呢
大家都挑今天心情不好嗎?



叮鈴-------

"歡迎"

終於聽到了久違的叮噹聲,前紙從櫃中轉頭
來人是兩位陌生臉孔的惡魔少女
雖看來脆弱纖細,但氣質卻透露出身經百戰的經歷

可能是來自其他世界的傭兵吧?

"嗯...!!"

沒有理會前紙,兩位少女直接走近惡魔身邊
短髮惡魔一手就奪走了對方手中的酒杯

"終於找到你了!你到底還想失落多久!?"

哦?

酒吧角落開始傳來少女慍怒的語句和少年細微的哽咽

看來今天的好戲要開始了
抱著反正臉被擋住沒人知道自己正看著的想法,前紙默默注視著



已經坐一早上的惡魔少年彷彿沒聽到對方的話繼續機械地喝酒
這讓兩名好友簡直擔心又氣憤極了

"你就算這樣,你爸也不會比較開心的吧"

其中短髮的女惡魔這麼說著,另一位也跟著附和

"我相信你爸一定會不希望你這麼自責的,仇...."
"你知道嗎"

話句被打斷,少年緊握雙拳

"我....."

下唇因緊咬而滲出絲絲血液

"我.......我最後一次跟他見面....是跟他吵架"
"....最後一句話是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笨蛋老爸..."



原來是喪親之痛啊…

前紙瞭然的點了點頭,拿起抹布擦拭桌面
剛好對到魔王不耐煩的眼神

"那邊是怎麼啊...."

原本心情就已經很糟了,還遇到在那邊哭的
Satanick餘光瞄了一眼,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終於喝下了今日第一杯

哦?這邊也開始了

"魔王大人你才是怎麼了吧?"
"........."

對方沒有回應,問話人也不著急,默默擦著光滑平台



".......你說怎麼可能"

良久,Satanick才開口說話,但比起對話,更像是自言自語

"本大爺.....我怎麼可能會....會愛上...."
"這....怎麼可能是愛...."
"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愛?

前紙略驚訝的盯著眼前的魔王
魔王有愛人了!?
什麼時候....完全沒這方面的流言啊?
這可真是驚爆的大消息

"那麼....對方是誰?"
前紙睜大紙後的雙眼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此刻已經完全顧不上另一邊開始痛哭的惡魔了

聽到自己的問題,魔王全身僵了一下

"......我不知道"
???

"我甚至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見過他"
?????

"........."
到底在說些什麼東西呀?前紙完全摸不著頭緒了

"......對哦"
嗯?

"不....那不是我!"
"沒錯....!!"
"那....那只是不同時間線上的罷了!"
"我是不可能愛上其他惡魔的!"
"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紙!我還要一杯!"
Satanick露出牽強的笑容,將酒杯遞給自己

角落的一群惡魔早就不知何時離去了

.........

....前紙一手將酒杯接過,一手拿起手機準備通知Envi過來領取一個大麻煩
再轉過身來,魔王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







第四次來到這個地方,Satanick少了第一天的迷茫,多了許多的不耐煩

抬頭,那些時間線仍在流動著,好像自己就是個無關人士般絲毫不為所動.....雖然某方面來說的確是無關人士啦

那這次是要去哪一個時間線?
Satanick想了想,決定閉眼隨手一碰

"本大爺是不可能會戀愛的,那個時間線只是個意外"
抱著這樣的想法,空間被靛青渲染







冰冷的觸感從皮膚傳到中樞

嗯....這是什麼?

滴答滴答

.....雨?



張開眼睛,Satanick發現'自己'正站在大雨中央
眼前沒有出現'他',手上也沒拿任何東西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枯萎的紫玫瑰園



雨水像是瀑布般傾洩而下,將身體淋得冰冷
很難過,很悲傷,很痛苦,很不甘,很氣餒
這些是從'自己'傳來的心情

『我......』
『......放棄了』

放棄....?放棄什麼?

『果然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我對你做了什麼』
『你心裡根本......』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我啊』

.............

『所有的行為、所有的想法、所有的目的』
『全是為了那個神』
『就算我再怎樣欺負你』
『打你』
『羞辱你』
『逼你跟我做』
『甚至連孩子都有了...』

...............

『你,心裡也只有他』
『根本連開始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我累了』

雨滴越下越大、越下越快
濺落的水花掩蓋了'自己'的哽咽聲

..........
不,你不是這樣想的!
你真正的心是想跟'他'在一起的!
別放棄啊!
只要你繼續,'他'一定能被你打動的!
Satanick在心中不停吶喊

這是什麼感覺?
好像...就要失去什麼了!!
不行!絕對不能放棄!



"別放棄啊!!!!!"

『....誒?』

'自己'抬頭看向四周,眼中全是詫異

『有誰在?』

"你不准放棄!!"

『什...我的聲音?』

"...誒!??"

.........
傳給對方了!?不是吧!?
Satanick對這發現又驚又喜的,簡直都想跳了起來

"本大爺是你,你不准放棄知道嗎!"

『什麼...?我?』

"就是....."
還來不及說完,Satanick發現眼前突然一亮
身體像是被人給綁住般強行拖走






"他媽的你這個混蛋!!!"
"......Fumus?"













解釋(?):
打到最後,我發現有好多bug啊我的媽啊!?
跟我之前的解釋互相矛盾......
嘛~之後再做修改好了
最完整的內容就等之後Fumus出場解釋唄!(F:蛤?)

嗯目前嘛...

《forget me not》還是暫停中(到底是要讓Ivlis先想起誰怎麼想起完全沒定論,但肯定不是傻蛋!)
冰火組的文...這肯定得拖到寒假了,嗯(基本上已經是全員向系列了)本來打好第一章了但發現有個大bug...哈哈😂

最後!!!
未來幾週我都不會打正文,大多都是短文
例如聖誕賀文、之前打好沒放的母子組親情向(單親媽媽Ivlin)段子、還有Ivlis沒遇到傻蛋的文(是的我記得哦!)

......當然這是理想啦!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