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新年的故事 [下]

目前已經把《少了什麼?》打完了只剩番外~
之後好好修改完再放上來!

現在想要先來打情人節賀文~(可能會分上下篇?)

嗯...其實我有一篇生日賀文是關於Ivlin生甘草的故事...但所有節日都擠在2月是怎麼回事!?(論生日在節日附近的困擾)

所以我決定改成當母親節賀文~至於父親節...我得好好想想

《內容跳tone+少女漫+傻蛋實力毀氣氛注意!!!》

《我試著營造氣氛但無奈文筆和經驗關係所以有些場景請......好好運用想像力!!》

《甘草還是個孩子!!沒有任何戀愛想法!》
為情人節賀文先打個預防針......

以上!!










"Kcalb阿姨的料理很......與眾不同。"Licorice永遠忘不了上次跟同班的御波一起去到Silhouette(小方糖)家做報告時,那盤看似無害的馬卡龍......

"......媽媽你繼續吧"

"嗯...剛才說到哪?"

"正講到你是怎麼對本大爺怦然心動的"一道厚顏無恥的聲音穿插進來

"......."





-------------------





Satanick,海底私立學園高中部二年S組,出了名的惡趣味,甚至還傳言為某個神秘社團的部長,被其社團成員尊稱為--'魔王大人'

其人相當擅長利用與生俱來的聰明才智(和外貌)以及狡猾本性耍得人們團團轉

是老師們眼中的頭痛人物、同學們投飛鏢的照片主角、女孩們的夢中情人(僅限外貌)

而現在似乎又多了一個新身份...





"這是哪一齣俗爛偶像劇的拍攝嗎?"Kcalb喝完了今日第三杯熱可可,撕開了第一包洋芋片的包裝紙

"我不知道,別問我"聲音從枕頭中傳出,聽來悶悶的不是很清楚

".....沒辦法,轉學好了,聽說隔壁市的學校都還不錯"

"......再好好考慮一下吧"放下洋芋片,白髮少女拿起了床頭旁提醒燈閃爍的手機

『我可愛的Kcalb,一天不見想你的旦那了嗎?』

"更何況....你逃到哪裡都會被找到的"

『沒有,Eti笨蛋』



"難不成我要去跟他說'我去占卜發現你是我未來另一半所以能請你遠離我'嗎!?"

"嗯....不然你打算躲到他失去興趣為止?"

"......"

"......你其實很好被認出的"

『可是我很想我的老婆哦』

".....嘖,那乾脆我把全身造型都換掉!"

"誒?"

"這樣他就認不出我了!"



怎麼突然就神展開了??
這絕對馬上就穿幫的啊!

Kcalb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眼睜睜看著自己室友行動力十足地翻箱倒櫃找尋沒穿過的衣服



"Kcalb,你比較喜歡哪種、波西米亞還印度?"

"嗯呃......"

『什麼風格好?』

『黑色蘿莉,搭配白髮更好』

"........"

『但如果妳想換的話,不管是和風還嘻哈我都喜歡』



"嗯......和服加熱褲...?"

"什麼?"



於是,在沒人料想得到的情況下,Ivlin開始了她的和服校園生活之躲避計劃

Kcalb:這很有問題吧!?

但是,同樣沒人料到,計劃有一個嚴重缺陷





半夜時分,當所有人都沈浸於夢境中時

兩名非日籍少女一臉茫然的盯著電腦螢幕上的教學影片


"所以,這帶子是....繞個一圈套進去?"

"是先套再繞圈吧?"

"........."













一禮拜後---



"呦!籃球約嗎?"

高中,正值青春年華、人生巔峰,是少年們拋頭顱灑熱血發中二病的最佳時機

而在這麼個熱情洋溢的人群當中,正坐在位置上一臉嚴肅看書的Satanick就顯得特別突兀了,尤其是當那人還常常是帶頭做亂中二病重度患者的那位就更加詭異了



"喂?在看什麼啊、還在地球嗎"

一把抽走對方手中的書籍,擁有一頭濃密黑色卷髮、迷人下吊眼的帥氣小子--Idate正拿著剛搶到的戰利品洋洋自得

"究竟是什麼東西能讓你這麼著迷............嗯......'超豪華和服腰帶綁法大集'....?"

"本大爺這裡還有更多哦!"
話剛落下,紫眸少年便從書桌內拿出更多五顏六色的書本

"....'1分鐘日本服裝入門'、'快速脫衣-和服篇'??"

"最近,本大爺發現我的Ivlin迷上了穿和服!但是腰帶的部分總是打得亂七八糟的,迷糊的樣子超可愛❤!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嗯哼......說來聽聽?"

"哼哼...經過本大爺調查,日本文化中---"

於是......在往後數十年裡,每當Idate看到穿和服的女性時,總會想起當年自己的同桌是怎麼侃侃而談、情緒高漲地演講著有關和服性文化至少3小時起跳導致被學務主任Rock以妨害風化罪在寒風中提著水桶罰站整整一下午的悲慘回憶(且因此與Rock結下了世紀大仇恨,從此兩人...呃,題外話了)

誒?所以到底是什麼意思?

"呼...一、一定是Ivlin想要讓本大爺脫、脫衣!、才穿和服的!!"此為來自某位凍得牙齒打顫的少年的最終結論










"『獨家!惡趣味魔王Satanick慘遭人道體罰!全校師生歡呼!』.....什麼東西?最近校刊越來越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八面威風、裙角不停地在空中飛舞,和服少女正一邊滑著手機一邊走往教學大樓中



(這所學園當初到底是怎麼設計的?為什麼兩棟教學樓之間會隔了一個完全沒有任何擋風作用的空地?)
(大概是那群貪財校懂的傑作吧...但這不是我該擔心的問題)



眼看變裝計劃進行到現在已經第十天了,這十天以來完全沒有遇見Satanick,甚至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看來出乎意料的成功!?

除去衣服因為綁不好腰帶而總是鬆鬆垮垮的樣子,這計劃簡直完美

Ivlin第一次對自己如此敬佩不已



咻-----咻------一陣冷風吹過

Ivlin將雙手縮著不斷哈氣搓揉,試圖溫暖自己結凍般冰冷的上臂

啊斯...好冷

"風好大...."

"的確呢"

........





"!?"Ivlin立馬跳離對方三公尺遠的距離,眼裡滿是驚嚇,而對方露出了略顯受傷的表情

"不用離那麼遠吧,本大爺什麼都沒做哦"

"......."你做了還得了!Ivlin在心裡狠狠吐槽著

....不對!?你怎麼在這

然而連嘴都還沒來得及張開,又一陣狂風席捲而來,將兩人的頭髮和衣服吹得凌亂

雙方都忍不住地雙眼緊閉



"......."

.....完了?



小心翼翼地睜開暖橘雙眸,視線都還沒對焦,眼前的少年就一個跨步半蹲在自己的腹前,白皙雙手覆上腰間,一系列動作自然又快速無比


"!!!!你、你要幹嘛!?"  "安靜"

泛著低氣壓的字詞讓周遭溫度瞬間下降了不少


兩人都是一愣



"咳..."注意到自己的失態,Satanick立即改為較為溫和的語氣,"......打結鬆了,我幫你綁緊一點......"

語畢便低下頭來,不再說話



.........

靈巧翻轉著手中的細長布料,穿過拉出,整個過程彷彿魔術師般施展魔法,讓人目不轉睛

而本來想逃跑的Ivlin也被吸引住目光,四肢從僵硬逐漸放鬆



開口朝內、向外疊、中間的部分往裡折........



少年瞇起藤紫眼眸,仔細的調整角度,把與對方接觸的面積控制在最小範圍內



往反方向撐開、拉出段整理整齊........



.......如果此時的Ivlin好好觀察對方的表情的話,就能看見平時總是吊兒啷噹、游潤有餘的'魔王大人'正頂著一張番茄色臉蛋、嘴唇發抖的黑歷史畫面了吧......



兩邊向外拉、繞一圈、拉緊、下段抽出再塞入.......



"......好了!大功告成!"
終於綁好並恢復臉上熱度的Satanick起身



一隻精致的蝴蝶停留在少女的腰側




".......謝謝...?"

"不會"

.........

好的氣氛有點尷尬。

"咳....那個啊...啊....呃......"

Satanick把手搭在後腦勺上。這肯定是幻覺吧,這個自信心爆棚的少年怎麼可能會說話語無倫次、毫無邏輯呢?

"妳......你的大腿很漂亮!絕對領域啊!"

"............"

從此之後,Ivlin便不再穿和服了。







---------------------







叮咚--!!

.........

叮咚叮咚--!!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

"你按夠了沒啊!!!"

"新年快樂呀Fumus~~"

"........."

啊,男子絕望的將手拂上額頭,閉眼吸氣

再度張開雙眼

"哇裡面菸味也太重了吧!Fumus你有聽過空氣清淨機這種東西嗎?"

"......."

門前的Ivlin給了個帶有歉意的眼神,Licorice則嘆了口氣,搖頭譴責著自家爸爸

"唉......新年快樂"












後續-----



一個個小結被輕鬆解開,手指如彈琴般在腰間上舞動著
落下的綁帶被隨意棄置在地上

沒花多少時間,就剩下負責固定整件和服的帶揚

"......你知道嗎"

一手輕柔拂上因甜膩動作而染紅的臉蛋,另一手攬過即使懷胎生子仍保持良好的細腰

"當第一次看到妳穿和服時,我就一直、一直想著......."
"嗯......."

兩人鼻頭相碰,之間的氣息相互融合

藤紫閃過一絲亮光

".......一直想試試那種人體陀螺!Ivlin你知道嗎!就是一拉,然後就轉轉轉的那種---!!!"

"........."



"Fumus~"Satanick大力甩開房門,完全不在乎是否會吵醒對方

"好久沒有一起敘舊了!今晚我們兄弟倆......."

床上的身影默默地從床頭櫃中抄出了把左輪手槍

"你說什麼"

"......能不能借一晚沙發"










自言自語:

莫名感覺文中的Fumus很像最遊記的三藏啊......嘖嘖

至於小方糖的名字"Silhouette"是法文剪影的意思。當初海囚畫出小方糖的時候標題就是用這個詞,但不確定到底是指這圖就只是個剪影還是代表姓名,畢竟當名字也是合理的(紀念牽起黑白組的助攻Wodahs?而天使長的名字本身就是影子)(而且如果真只是剪影圖幹嘛用法文??)

......呃、總之我就當作名字了!如果之後海囚說真名時我再更改

今年的生日願望---希望文筆能夠變得流暢、能夠寫出更多文!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