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Valentine的故事 [下]

這爆字數了大概?

還有這基本上已經是親情向了

......嗯,我果然不太瞭解愛情(???)

總之廢話不多說

《OOC注意!!!!》

以上↓







Sullivan覺得今天絕對可以在不幸日子排行榜中裡名列前茅的

讓我們回憶下稍早情況


一大早起床想給女兒一個充滿濃烈父愛的甜蜜蜜巧克力
→巧克力被狠狠丟出窗外

想給女兒一個營養百分百愛心便當
→便當被狠狠丟出窗外

想給女兒一個愛的抱抱
→連人帶鑰匙錢包被狠狠丟出窗外


滿身玻璃渣的Sullivan只好臉上流著淚水心中淌著血水,悽慘無比的前往學校開始新的一天

但這還沒完,忍受著一路上各種閃光攻擊,好不容易撐到辦公室卻連椅子都還沒看到個影就被拖出去滿學校的找翹課的學生了


"Licorice!御波!Silhouette!你們在哪裡啊!?!!!"

Sullivan老師覺得心好累。



而可憐教師不知道的是,他正在尋找的那三名可愛學生們也正滿學校的收集落葉中


"嘿!這片像嗎!?"

"嗯....形狀類似,但你這片是偏暗咖啡色還帶斑點,我要完全是暗茶色的"


"Licorice這片呢?"
"顏色對了但你這個葉邊是圓弧形,那片葉子是鋸齒狀的"

"......."



-----三個小時後



"這個...."

"不行這完全不一樣啊!"


哦天,這都第幾萬個了!?

御波和Silhouette已經挑枯葉挑到眼睛一片模糊了,而Licorice仍蹲在落葉堆中動也不動從早晨到中午,雙眼眨也不眨的佈滿血絲


再過幾分鐘就要午休時間,面對好友儼然走火入魔的行為,已經翹半天課的兩人默默交換了眼神開口勸道:"Licorice....我們覺得你還是老實說比較好,你爸媽一定不會怪你的"

"你們不瞭解!!!"

少年的猛然起身帶動了一堆落葉飄起,轉過頭來,臉上是一絲絲未乾的淚痕


"這麼有紀念價值的東西.....!還是在這一天!"

"....媽媽一定會很難過的.....而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

"Licorice.....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就無法挽回,我們能做的就只能盡量彌補,難道你希望讓你的父母在回家之後不僅沒了紀念品還多了個自責不安的兒子嗎?"

"與其繼續在這邊浪費時間找一樣的落葉,不如去做更有意義的事,他們也會比較高興的吧,例如現在我們應該回去教室乖乖的吃我的巧......我們的午餐。"

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御波略感無語的偏過頭去,視線剛好對上一旁的小花圃
啊!!

"你們!我有一個點子!"





夕陽斜照,將整座城市渲染成亮螢又不失雅的緹紅色

"就跟Ivlin的眼睛一模一樣呢!"

".....又再說些奇怪的話了"早已習慣丈夫三不五時的有感而發,Ivlin無視身旁人將目光轉向Envi

"辛苦你了,家裡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不過倒是有件可愛的小插曲"將鑰匙遞給這棟房屋的女主人,Envi露出了種告密鬼意味十足的笑容:"你們的小少主大人偷偷跑進主人房間宣誓主權了"

……

哈---

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在場三人都同時笑出聲來,其中表現得最誇張的Satanick甚至還笑到擠出眼淚只差沒有趴在地上打滾了,"本大爺就知道那個悶騷鬼一定會耐不住寂寞的! "

相較之下,同樣掛著淺淺微笑的Ivlin就淡定許多地再度向眼前的青年道謝


"要留下來吃完晚飯再走嗎? Licorice也差不多要回家了"

".....很遺憾,我等一下還得要去打工,謝謝你的好意"

(跟那個小鬼同桌我還能順利吃飯嗎?)

"嗯...那就下次再說好了"

語剛落下,門口隨即傳來開鎖的聲響,三人自然地朝出聲處一看,眼神交會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禁嚇了一跳



三個小鬼靈精顯然沒料到家裡有人,Licorice甚至差一點就將藏在背後的物品給摔地

而大人們則為三人準備上沙場大義凜然般嚴肅表情給愣了不止一秒

.......

 
糟了爸爸媽媽這麼早就回來了我都還沒做好心裡準備怎麼辦而且這個討厭鬼幹嘛還不走賴在家裡這下他絕對會拿這個嘲笑我一整年的....


咳咳。氣氛儼然一片尷尬,最先反應過來的御波假咳了幾聲用手肘悄悄頂著好友的後背,Licorice這才從源源不絕的自我檢討當中回過神來
  

噢,對。


緩緩向兩人面前進,踏出的每一步都如千斤重寸步難行
時間此刻彷彿被按下了慢播鍵,一秒鐘花費了一生的時光

終於走到了父母面前,卻在看到Ivlin和Satanick充滿疑惑的眼神的瞬間低下頭來,原來就算不是朝氣蓬勃的音量此刻又更加微弱了


".......了"

"....你說什麼?"

"....我.."

深吸一大口氣,Licorice閉上雙眼、將手中緊緊抓住的畫板遞到兩人面前,"對不起弄壞了你們的告白紀念物,這是我做的,情...情人節快樂!"



呼---哈----

當截斷某一個感官時,其他的感官都會變得異常靈敏

一片黑暗之中,Licorice清楚地聽到Ivlin倒吸一口氣

緊接著一雙略微冰涼巨大的手將禮物給接了過去

(這肯定是爸爸的,他總是用手冷的理由在媽媽身上摸來摸去)

而在以上一系列動作結束之後,世界沈靜了

Licorice只能暗暗猜想可能發生的後續


媽媽會喜歡嗎?有感到高興嗎?討厭了怎麼樣?果然我還是不該這麼做的....!!

我一定是要昏過去了。

混亂的語句在腦中不停翻滾流動著
不安在胸口擴張又擴張把肺都給擠壓得喘不過氣

為什麼都沒有任何事發生?怎麼還沒發生??
我一定馬上就要昏了。


我----

陷入了一個令人心安的懷抱



Ivlin邊親著Licorice潔白的額頭邊用種感動混合欣慰的語氣說道:"....這是我收過最棒的情人節禮物了,你那個笨蛋老爸這一輩子所送的所有禮物加起來都比不上"


而站在一旁的Satanick難得地並無任何反駁,相反的還高高舉起畫版一臉神氣地望著還站在一邊的還在詫異著的Envi

"本大爺要把這幅畫掛在客廳當我們家的傳家寶!......等等在這之前得先去塗防腐劑才行!還得再加上個護貝和畫框!乾脆再用個展示櫃好了!"


御波和Silhouette兩人興奮地擊掌起



愣愣看著眼前這一切,Licorice有些感到不真實

"你們不生氣嗎?"

"生氣?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生氣?"

"但是我把你們的告白紀念物給弄壞了...."

聽到這句話,夫妻倆同時眨了眨眼


"Licorice......我們沒有什麼紀念物"

 
誒?


"可、可是非情式叔叔說當時爸爸是戴著樹葉告白的!?"

"是沒錯啦.....但那早就丟了啊?"

"那、床上的枯葉是...!?"


Satanick用手指托著下巴裝模作樣的思考了下

"啊!大概是我在修玫瑰時剪下來的葉片吧?"



"......"

"也就是說...."

"我們今天找了那麼久的枯葉...."

".....全都是白費力氣,囉"


"....你們三個怎麼了!?!?"




------------------





"嗯.....在左邊一點"

"不你太高了!"

"嗯.....好!就這樣"


呼,從椅子上爬下來,Satanick抹了抹臉上不存在的汗水滿意凝視著牆上的作品
 

"還真不錯呀!"

"是啊.....好了快點來吃晚餐吧"

"媽媽今天我要餵你吃飯"

"誒誒那可是本大爺的工作!!"

".....讓我自己吃吧"


在乳白色的牆面上,一幅用各式花瓣黏貼而出的全家幅正掛在正中央,畫中的三人都是一臉幸福的樣子





------------------




番外1.



"啊...我的頭髮都黏在一起了..."


美術教室裡,三位好友正人手一瓶膠水,手忙腳亂的把剛剛收集來的花瓣一片片黏上去

"把頭髮剪掉就好啦"還沒說完整句話,行動力極高的御波就拿出了剪刀


咖嚓----


"哇啊啊啊你幹什麼!!!!"

"啊,一不小心剪太多了...."




番外2.



"唉.....今天也太慘了吧"
 
滿臉疲倦只差沒有真的用筆寫在臉上的Sullivan一進家門就倒在了沙發上昏睡過去

沒有注意到走道門不知不覺間開了一小縫


"唔....幾點了?"

困難地睜開一眼,窗外還是一片漆黑,時針正對3的位置
竟然在客廳睡著了,Sullivan緩慢的坐起身來,一條毯子順著身體滑到了沙發下

"嗯?"

掀開毯子一看,一塊巧克力被包裹在其中,上面還有一張便利貼


『多出來的』


"........唔唔!!Olivia!!!爸爸的乖女兒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你當現在幾點啊!!"
 
→連人帶巧克力被狠狠丟出窗外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