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A fairy tale

期中考完了,緊接著是一大堆報告
        
果然當學生很難熬呀~
        
唉,廢話就不多說了
       
注意!!!
     
(非常不明顯的)靈魂伴侶AU ! +  某種有科技的異世界設定!
      
OOC嘛......我碼完看一遍是覺得很啦,但又想說背景設定不同所以這樣嚴格來說也不是....的吧?
       
總之,這文裡的Ivlis是個聰明溫柔的好孩子
Satanick也沒那麼渣,說實在我也不太確定是怎樣...
       
最後,特別感謝 @YOUYI 大大~!
      
Hope you enjoy it,以上!!!
          
        
        
       
        
        
        
在一處毫無生氣的炎熱荒漠中,有一人正獨自踏上旅程
         
            
熱風伴隨著滾燙沙石直往白淨臉上噴去,留下一道道淡紅的痕跡,身上褐色披風早被割得破碎,身體又累又渴,遍體麟傷的模樣好不狼狽,可即便如此男子仍堅定不移,繼續以闌珊的腳步在這片沙漠中前進
           
           
太陽的熱度始終不變,高掛天際俯視嘲笑著底下的人類
不知到底過了多少時間,擁有再好的體力也撐不過大自然無情的試煉,男子終於在逃過一次沙塵暴後倒在沙面上,懷中緊抱唯一的行囊,就這麼於寬廣沙漠中昏睡過去
            
           
也沒注意到身後不遠陰影處,有名青年正注視著自己。
          
        
        
          
        
“啊!好冰……!!”

冰涼的冷水一下潑往全身,嚇得男子從地板上彈起,臉上寫滿迷茫二字
          
         
“......你醒了啊”

青年淡定將還維持著潑水姿勢的水桶往後一擺,打開礦泉水和濕毛巾一同遞給對方,恢復神志的男子才愣愣接過
              
            
乾燥的口舌一接觸到水就喚起求生本能,恨不得全數飲盡,男子喝得急促,好幾次還差點被嗆到,還是青年不停拍背才緩解一點
            
              
小小的窗口透進昏紅,照亮單調又簡陋的泥牆屋,堆滿整牆面的儀器和身下粗糙的布料無不暗示這裡有人居住。......就是這人了吧,全身被黑袍覆蓋半張臉都看不見,脖子還圍了條紅黑色圍巾的傢伙.....男子心底笑出了聲
           
           
終於等喝個痛快之後,用袖口粗略擦拭,男子露出了個燦爛十分的笑容,”謝謝啦,差點要死在這片鳥不生蛋的鬼地方了,本大爺叫做Satanick,可愛又善良的救命恩人你叫什麼名字?”
          
           
大概是從未被同性這般講過又或是其他原因,青年停頓了好一會後緩慢搖頭,”......這不重要,你這樣一個沒見過荒漠險惡的大少爺不應該來這裡度假,我帶你到邊界那,沒事了就快點離開吧。”
           
           
唉呀好鹹!本大爺是被人餵了一大口鹽巴嗎!
           
心裡這麼抱怨,嘴角的弧度卻是完全不同,Satanick瞇起了藤紫色的雙眼,閃閃發光地像是顆高純度的紫水晶,”這可不行呢,本大爺是來尋找一個寶物的!沒到手前絕不放棄"
          
         
又是個來荒蕪沙漠找不存在寶藏的瘋子,在看不見的角度翻了個白眼,青年無奈繼續勸道:“....先生,你——”
          
“叫本大爺Satanick”
         
“.......”
           
“.......”
           
“.....Satanick,你來到這的一路上也看到了吧,這裡除了沙子和風以外就沒有任何事物了,是個被遺棄的地方,沒有白痴會在這留什麼的,快回去吧”
           
“不不不”Satanick伸出了一手指左右搖晃,“這不是有你在嗎,你可以幫本大爺一起找”
          
        
聽完對方的話,青年簡直不敢置信的凝視眼前這位無賴
            
這是怎麼,這話是對救命恩人說的嗎?
        
        
“.....我幹嘛要幫你,我還有工作”
            
“本大爺看得出來你已經獨居在這很久啦,研究員君”單手撐起身子,Satanick繞著小小泥屋走了一圈,順便瞄了眼儀器上毫無變化的數據,“卻沒什麼成果,反正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有什麼突破性進展,那麼陪本大爺找一下也不是不行吧.....還是說你怕寶物被搶走了?”
           
           
都說了沒那東西了!
            
          
眼看這無賴打定決心要翻出個所以然,更何況也有部分事實,青年考慮了一下決定暫讓一步:“....好吧,你就去找吧,但我可不會陪你出去挖洞,另外要是明天一天還是沒發現你要的寶物,不管怎樣我都會把你趕走”
          
           
“一天嗎……哼,本大爺天亮前就能拿到了,但是”Satanick眼球轉了一圈,自信滿滿鬼靈精怪的樣子讓青年不禁有些疑惑,“如果找到了話,你得發誓不會阻止本大爺帶走”
          
“.....唉,是......”青年不耐煩半舉右手,傻蛋,反正你也只能拿石頭走而已
          
“發重誓,以姓名為誓”
           
“........”當下青年真得很想要吐槽對方有必要這麼較真嗎,但一對上那深邃地能讓人陷入的雙眸,自己竟真鬼使神差的舉起右手手掌
          
              
“我,Ivlis,以姓名為誓,絕不干涉誓約者Satanick對於寶藏的處置,若違規將任憑對方處置.....夠了吧”
           
“太完美了!”對方高興的打個響指,笑得像是個得到糖果的孩子
         
           
             
           
          
“那麼,你到底想要找什麼”
           
青年——Ivlis起身用手輕拍衣上的沙礫,黑色的寬鬆長袍下隱約能感覺出被包覆的修長腰身,半遮掩的金橘眼瞳此刻有些無神又灰暗,讓Satanick在讚嘆美人的同時又感到遺憾
         
          
“這個Ivlis就不用擔心了,本大爺自有打算……別用那種眼神看本大爺啦!對你那些機器才沒興趣!........”突然,長腳一伸,一個湊近,兩人之間的距離極速縮短,憑藉著身高差抬起對方的下顎,能清楚見到健康的紅暈,姆指輕輕點上嘴唇,雖因空氣實在太過乾燥而有些脫皮但仍泛著淺粉,”......本大爺反倒對你更好奇呢,Ivlis......話說本大爺肚子餓了這裡提供晚餐不?”
            
“……”
          
         
            
“嘶——好痛,所以說遠離人類社會太久都不懂笑話的宅男就是麻煩”一手心疼地拂上整個腫起的像熊貓眼的眼眶邊,一手邊小心翼翼的將冰袋貼近,嘴上還不停抱怨著對方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完全不記得自己理虧在先
         
        
Ivlis表示不想談論一小時前自己是怎麼給對方正臉一拳直接倒地而一小時後又是如何獻出自己珍藏的真空熟肉包做燉牛肉當晚餐的
          
          
“給,先說好這可沒有足夠的調味料”
          
“沒關係,本大爺已經連續吃好幾天的肉乾了,現在吃什麼都跟五星級美食差不多啦!”
          
敷衍應答了聲,Ivlis沒有選擇和狼吞虎嚥的客人共進晚餐,只是隨意拿起了個麵包夾塊肉,坐在儀器面板前開始放空
        
         
……還是一樣,嗎。
        
          
“……本搭野蟲一該始久香……咳咳,就想問,你是為什麼要待在這的,要不是為了寶藏,本大爺一輩子都不想接近著啊”
        
“就是你看到的,研究阻止這個國家沙漠化的方法......不過”勾起自嘲的微笑,看在Satanick眼底簡直比哭還難看,”完全沒用。”
          
最後一句伴隨著微乎其微的嘆息聲飄散於空氣中,良久都沒再說話
        
        
       
        
         
一直到晚間,Ivlis準備入睡前Satanick才把人給拉了出門,半撒嬌半強迫地,最終在璀璨夜空下打地鋪躺睡袋
夜晚的沙漠不如白日那麼炙熱,涼爽的清風吹拂臉龐,帶走了原先鬱悶的情緒。其實偶爾睡在戶外也是挺不錯的,Ivlis藉此試圖說服自己不是被牽著鼻子走。但要是某人不要一直嘗試貼上來會更好,看來是說服失敗了
        
而這某人不但沒理解自己心思,還正不停的碎碎念來著
        
      
“那麼,難得的經驗,讓我們在這片銀河下聊聊心談談天吧!”
        
“.....你是小女生嗎”
           
“先來說本大爺吧!本大爺是來自比這裡還要更上去的國家,靠著一大片海域,大海誒!蔚藍色的超漂亮!你真應該出去見見世面”
           
“那裡還盛產很多水果,有各式各樣的美食,當然肉料理絕對多到讓你傻眼”
            
“也有許多活生生的人們在那生活著,因為剛好位在世界交會地所以有超多來自不同地方不同種族的人,一定也有幾個跟你同鄉的”
          
“你們這的太陽文化在那蠻受歡迎的,雖然不至於到崇拜你們的王族啦....但絕不排斥”
          
“另外——“
         
“Satanick”
         
沙啞的聲音一出,冷不防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我在這有責任”
         
        
        
兩人又回到傍晚時的寂靜狀態,不過這次Satanick很快又開啟了話題
          
“......在本大爺過來之前有大概查過這裡滅亡前最後的歷史,你知道這有多困難嗎,資料都被清空,所有人像是全體同時失憶,沒一個人知道真相.....不過本大爺還是透過私人手段了解到了些啦”
            
“......據說,有一個存在被消去的末代王子,在所有人撤離之前被國王勒令留在故土,說好聽點是堅守,講實話就是被拋棄了”
            
         
踢掉了睡袋,比自己身軀還要大上一號的身影就這麼雙手撐在耳邊,擋住了漫天繁星。手臂稍稍一彎就能貼上唇瓣,之間的鼻息混雜在一起不分你我
           
          
“事情還沒結束,這個蠢王子還傻傻的相信只要故鄉能恢復原狀,他那完美無缺高高在上的女裝癖雙性戀父親大人和他那全身閃光的瞇瞇眼公主姐姐就會回家”
            
“所以蠢王子就一個人獨自在這蠢得要命的蠢沙漠一天到晚做蠢實驗看蠢數據,做一個蠢到掉渣的笨蛋!”
           
“......”
         
       
           
“......一直到某一天,一位來自遙遠國度的國王不經意的發現了蠢王子的一小張照片,他馬上就知道這個蠢王子是他尋找了好久好久的靈魂伴侶,是他生命的寶藏”
            
“他放下一切,不管屬下再怎麼勸說,他仍堅持要一個人來到這片被遺忘的荒漠,走了一個多月,終於在他以為要成為第一個中暑駕崩的國王時,找到了他的蠢王子”
               
         
           
“故事講到這裡要結束了,Ivlis,你猜是結局是什麼?”
       
          
      
       
      
          
        
小番外:
         
          
“媽媽,王子最後到底有沒有和國王一起離開?”
            
天花板上貼滿了星星和月亮的夜光貼紙,讓人不用走出門就能感受到擁抱星空睡覺的滋味
寢室正中央的大床上,有雙如太陽一般金橘瞳色的小王子正精神飽滿地依慰在母親懷裡聽著他最愛的睡前故事
           
“......他先是打了國王一巴掌、因為他接下來準備強吻自己”
         
“......!?”   
            
“而且王子沒想到的是,隔天清晨國王家的噴射機就直接飛到王子的研究所面前,不管王子到底願不願意總之先綁回去再說”
          
“.....!?!?”
            
“最後生米煮成熟飯,他們生了一個小王子,這下王子變成了王妃再也回不去了”
           
“!?!?!?!”
           
為什麼結局的過程跟爸爸講得差了十萬八千里!?
         
       
       
      
        
       
         
備註:
     
      
      
(1)基本上是沒有後續系列的小短文噢!

(2)在沙漠中其實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都一樣熱,重點是寬鬆

(3)我一直在想Ivlis和Satanick是源自某兩種.......還是同一地點,就設定是沙漠了

(4)請想像成一個有高科技卻沒網路的世界謝謝

(5)本來我是準備另一篇借"別相信任何人"梗的文,洋洋灑灑打了5000字後才突然發覺我怎麼一直在寫失憶梗!?所以就先讓它靜置在資料夾唄

(6)明後天會把全部的《少了什麼?》給放上來

(7)沒啦,謝謝你看到最後!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