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少了什麼? [part6]

昨天發糖果,今天就換換鞭子唄
        
不過看完後我嚴重懷疑我碼初稿時是不是怎麼了?
       
嘛~
       
Satanick在我的筆下真是有些慘啊…
         
(PS:重玩一遍灰庭,看到Ivlis真是心情複雜…)
         
《注意!!看完會覺得胸悶!!》
            
以上!!!
        
        
        
       
       
      
        
        
       
         
Day6     《崩壞的暗紫 》
       
       
    
    
        
滴答滴答————
           
            
水滴落於一座座小水潭,激起波波漣漪,整個世界都浸泡在暗色的雨聲中。荊棘包圍的城堡被雷雲層層覆蓋,毫無往日那富有生氣的影子
         
           
          
          
             
“魔王,還沒有醒來嗎? ”
            
          
像是剛從河畔打撈上來的落湯雞,夜木衣著狼狽的往上司的位置走去,臉上是少有的嚴肅
面對同事的關切提問,已經守在房前一天一夜的Envi只回了個點頭當做回應
          
            
從昨晚神明突襲到現在,Satanick已經睡了至少超過24小時以上了
雖然對惡魔來說,睡個100年也不是什麼大事,問題是現在的魔王.....
           
        
              
“嘖”
            
忠心的惡魔皺起了細眉,心頭的不祥預感越發強烈
           
            
          
“Envi...我想你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好了,你的黑眼圈已經重到比熊貓還誇張了”
             
“......不了,一閉眼就會作夢,那還不如醒著還要好的些”
                
惡魔原本就是紅瞳,而在經歷了身心靈上的折磨過後又多點點血絲裝扮,現在雙眼猙獰得不得了。夜木決定還是不要再開口說話
          
          
          
          
            
唉…..還是回去吧,反正魔王遲早也會得知這件事
            
不,應該說早就知道了
           
          
        
           
            
————————————
          
          
          
         
           
........
            
不,別想
               
本大爺不會再碰了
            
         
             
空白的空間裡,Satanick正惡狠狠的瞪著眼前這些時間線,彷彿欠了自己幾千萬一樣
而它們也彷彿有意識般不甘勢弱的往Satanick方向飄散,樂此不疲地刺激著這精神疲憊的惡魔
          
          
............
          
"別再靠近本大爺啦!!"
          
           
          
           
           
在約估幾小時過去,發現朝自己飄移不過是精神衰弱的錯覺,饒是最強魔王也到了忍受的界線
           
         
“......本大爺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裡啊”
          
          
攤在地面上成大字型,愣愣地只能凝視著這片白的令人發慌的世界以及那諸多如繁星般的細線
線頭並非是完全呈直,絕大部分是拐來彎去地,向著未知的結局延伸再延伸
            
          
            
「......馬戲團表演時那些繽紛亮目的彩帶,即便綻放的那一瞬是有多麼美麗,落地後也只能任人踩踏。」
           
            
         
已經不想去計算到底自從開始這一切後嘆了幾口氣
也不想自己究竟為那’自己’崩潰了幾次
        
       
        
         
        
又過了好會,躺不住的Satanick再度起身煩躁地來回踱步、喃喃自語
         
          
“......按照那位菸鬼的邏輯推算的話,只要在這待到異常期間過去,本大爺就能自動彈離出這空間,至少得再等上好幾個鐘頭以上…….嘖、本大爺幾千年都等過了,不過就發呆個幾小時而已,有什麼難的!”
          
          
沒底氣的話語迴盪一遍又一遍,最後竟聽來像來自遠處的嘲笑聲
         
         
......好吧這可能比想像中要難些
         
         
          
       
       
“.....本大爺真的快瘋了”
         
無論是有過還是沒有過,所有的情緒全同時擠在一堆,壓的胸口痛苦到無法換氣,腦海不斷浮現那人模糊的臉龐   
       
         
        
「想見你」
        
「好討厭可是又好喜歡」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可惡啊”
揚頭用手掌按壓住眼睛,試圖阻止即將的潰堤和無法停止的思想
          
          
            
「為什麼我的’愛’總是這麼痛苦?」
         
          
          
“......可惡,喂!如果這一切真是那他媽的命中注定的話,就快點給本大爺最後一擊還什麼的吧......”
         
        
........滴——
        
        
鮮紅的滾燙血液順著臉龐流下,低落在腳邊的一時間線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低下頭來,一條暗紫正死氣沉沉地癱在空白地面,未像其他線一樣流動
        
          
           
遲疑了好久,Satanick還是選擇蹲下身子。在這那麼長時間也大抵瞭解了時間線的特性
           
顏色區別HAPPY ending、BAD ending
越是鮮艷越幸福,反之則......
             
順道一提,這裡找不太到那種明亮的時間線
          
         
而眼前這...
           
            
使力抹掉眼角的血淚。Satanick,現在不是要瘋的時刻,仔細回憶一下,的確你之前也遇到過類似的可最起碼那條還會動!
這一條…….
          
         
深紫色的
沒有反應的
斷了........等等,斷了!?
         
             
幾乎是要貼上地面,Satanick有些臉色發白觀察著
時間線的尾端逐漸消逝最後化為烏有
            
有著盡頭的.....
        
        
           
.......這代表什麼意思?
         
         
         
         
         
————————————
         
       
                 
           
           
               
"............."
           
連一點生命的氣息都沒有
濃厚的絕望大勝以往,理智情感都瘋狂叫囂離開
        
          
『嘻嘻.....』
       
        
..........
我不想看
第一次對於即將看到的事物恐懼到頭皮發麻動彈不得
.......不,我不想看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不要
           
           
『……..我的,咳……我的』

『……不會離開我了,永遠也離不開……』
     
                  
.....拜託,不要
         
         
           
'自己'睜開了雙眼   
           
明明只是如此簡單的動作,卻好像費盡了一生的力氣
            
————身體(靈魂)痛得好像被狠狠撕裂開了一樣。
         
         
       
地面上紫色與紅色混合在一起,形成絢麗(淒涼)的色彩
而懷中緊擁的是,失去溫度的'他'(人偶)
           
         
『……..我愛你哦~』
         
          
..........。
        
         
沒有回應
         
———再也不會回應了,畢竟是人偶了嘛。
         
         
             
好痛,真的好痛
比當時還痛
好痛苦
不行........
       
        
得逃離這裡。
不管是自己還是'自己'
用餘光環視周遭,卻意外發現
          
———這裡該死的熟悉
         
       
          
『……咳咳咳…..愛你哦,為了你可以什麼都不要……』
         
        
從口中流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情話,與之伴隨的是暗紫色的鮮血
      
         
『咳咳——…….魔王的地位也好、魔界的掌管也罷』

『甚至連生命都不需要…..』

『只要有你……』

『只要你……』

『只要你……』

『只要你……』

『只要你……』

『只要你……咳咳--------!!』
                
             
止不住的鮮紫染上兩人相擁的身軀
      
          
『…………….』

『……哈哈』

『……時間也差不多了』

『…………….』

『……讓我說最後一次吧…..』
       
        
         
           
        
『我————』
         
         
呲————。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