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少了什麼? [part7]

。我覺得我碼的好亂噢....
     
連自己都看不懂到底是在講什麼了啦!?
    
總之只能先這樣了
   
暫定《少了什麼?》會全9篇完結!
2HE1BE(覺得甜不夠甜虐很夠虐,只能說Iv從頭到尾都搞不清狀況),另外還有一些NG小段子集合
     
《今天這篇有虐、有甜、還有一個小段子!》
     
《PS:20朵玫瑰花代表“我愛你,至死不渝”》
      
以上!!!
       
     
     
     
       
      
      
     
      
       
Day7     《幸福的暖橘》
    
     
       
      
     
"糟糕、要遲到了,都是你一直纏著我"
        
     
空曠而孤靜的長廊出現了急促的腳步聲,以一步之差走在前方的惡魔一臉著急地邁步,反之跟在後頭的天使就顯得悠閒的多,甚至還有閒情逸致觀賞一路上的畫作
      
       
"...不用那麼趕啦歐尼桑,反正那些魔王們也都會遲到的吧"
       
"這是基本的禮貌"
       
      
      
         
咿———
      
      
沉重木門被大力推開,會議室被壁爐內的魔法火焰給燒的溫暖,像極了寒冬中的小木屋。環顧四周,長桌遠端的那方坐著一位有著一頭玫瑰粉般秀麗長髮的女孩....不,是魔王
        
然而魔王女孩只是頭也不抬,眼神專注於桌上這杯香味撲鼻的玫瑰花茶
      
        
       
     
"就說了他們都會遲到唄,反倒是你這個非魔王準時的很,Vicers "
       
     
......。被稱為Vicers的惡魔沒有說話,默默走到桌旁就坐,身旁的天使也自動黏著惡魔坐在旁邊,臉上滿是笑意
         
注意到座椅拉開的嘰嘰聲,對面的粉髮惡魔這才戀戀不捨地從花茶餘韻中醒來,皺眉柳眉看向天使
      
          
"你好啊,嗯….Rosaliya!"
      
"…..為什麼你這個天使會出現在魔王會議,Justim"
     
"我是怕我哥有危險才跟過來的"
      
"危險?"
      
"嗯,例如那位變態跟那位變態或是那位變——"
         
"他不會過來了"
       
        
清澈的女聲打斷了語句,擁有女王架勢的惡魔踏著高跟鞋,並以看似單薄的身軀單手拿起那一層又一層簡直比疊的比惡魔還高的文件走近三人面前
       
          
"前天散步遇到他的部下,就順便請假了"
      
"還有請假這回事嗎"
      
      
女王——Reficul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隨即從文件塔中抽出一大疊影印紙出來
      
         
"不管他了,今天我們有正事要辦"
     
"…..果然是那件事吧,灰色世界的難民收容?"
       
"嗯、這也是一項,那裡的魔王Kcalb是我的舊識,他現在不在了,我總得幫忙"
      
"那另一件事呢?"
      
      
Reficul又從中抽出了本厚重十足的資料夾
"是炎魔界滅族的討論"
       
       
一瞬間,原先還在細細私語的惡魔全都靜下來。寂靜的連時間的流逝、空氣的波動、塵埃落地的聲響都聽的一清二楚
          
『如同靈堂前最後的告別』
     
      
       
       
"……比想像中快啊"
     
"真可惜,那位魔王其實很強大的"
      
"…………"
       
"…..即便是搶奪了力量,也終究贏不了自己的父親啊"
     
    
      
      
       
------------
       
       
      
      
       
"夠了吧!!!"
      
      
原先空白的世界像是被潑灑上污泥的布料,各種令人作噁的顏色混在一起,最終融成一片黑
想踏出的腳步還是沒能成功,無力的癱於地面
原本漂浮於空中的各色時間不知道全去了哪裡,可能早就回去該待的地方了
         
        
只剩下歸屬於這裡的、一位全身鮮紫的惡魔而已
       
      
      
     
"…………"
     
"哈哈……已經是極限了”
     
.....我…
      
       
        
       
『真的是好玩誒~再來當本大爺的玩具吧~ブリカス』

緊緊摀住雙耳,手是止不住的顫抖
        
        
        
       
『為什麼啊!!』
『為什麼不看著我!』

深黑的指甲嵌入皮膚,淌出點點血滴
"閉嘴......"
      
       
      
       
『雖然這樣的buri醬也很可愛啦....但一直不吃的話本大爺會難過的哦』

無法阻絕來自心底的聲音、一條條的血痕順流而下
"……別說了"
      
      
      
         
『你心裡根本......』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我啊』

滴答滴答,逐漸匯集,以惡魔為中心向外蔓延
“停下來....”
      
      
      
     
『我愛你、Ivlis』

“閉嘴啊!!!!!!”
        
       
.........
     
    
    
        
      
      
『吶、』

『在這一切過後』

『很孤獨、很難受吧』

『想要…….』

『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他想要那個人不計任何手段任何代價就是想要想要想要想要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真是悲哀啊、我』
      
"不是這樣的、不要再說了啊......"
“那不是......唔!?咳咳咳咳....嗚!!快停...!!”
    
     
     
     
"好痛....."
      
"......."
         
『是做錯什麼了嗎...』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我就沒資格嗎?』
      
      
     
      
      
      
      
『.....Satanick』
     
     
      
熟悉又陌生的低喃
         
一絲暖橘色的光芒深藏在紫色血泊中
      
      
      
      
        
————————————————
      
      
       
      
       
明亮房間內,佔滿整牆的紅檜書櫃擺滿相簿,可愛的小兔子玩偶安靜地躺在雙人床中央
     
'自己'手握曾經用來傷害的匕首,細心剃除玫瑰花上的尖刺
          
        
“......還是來施一個只要buri醬碰到就會自動消去玫瑰刺的魔法好了,這樣就不怕受傷啦!”
         
         
將處理好的玫瑰插進花瓶,正好20朵,在大好光線的裝飾下顯得柔情滿滿
        
        
      
      
"父親"
     
      
鏡子?...….不對,眼睛不一樣

眼前的惡魔是有著相當美麗的燦金雙瞳,像是鑲嵌了顆太陽進去。要是'他'是溫和的黃昏夕陽,這位便是炎熱的正午
      
   
        
"怎麼了Licorice、想念爸爸了嘛"
語調不能再輕浮,與自己神似的惡魔翻了大白眼,眼底是道不盡的嫌棄
    
"你可以過來吃午餐了 "
      
話剛說完,對方便一把拉起了'自己'推向門口,完全不在意是否會撞上門板
     
       
      
      
陽光透過長廊旁的玻璃窗照射進來
       
      
前往餐廳的一路上,惡魔抱怨著剛才廚房的混亂場景,Emalf把食材打翻了、Peomi和小火狼玩起了食物大戰、非情式Roc執意做鮮蝦濃湯追著小女友跑不小心撞翻了Rieta的炒菜鍋
       
最後是母親和Envi(這裡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他的名字)把眾惡魔給請出廚房,不然別說今天的午餐,就連明天的晚餐都等不到了
       
        
"不過最幸好的是你不在,不然可能這禮拜的三餐都沒了"
      
"怎麼這麼說啊兒子"
      
"說實話罷了"
    
       
     
…………….
      
       
        
咿————
       
          
      
"啊!Licorice你們終於來了!!"
     
"等好久了呢"
     
"魔王大人老了,連走路都變慢了呢"
      
"我期待鮮蝦濃湯很久了喔"
     
"都說了沒有那種東西了….."
      
"………."
      
       
    
異常熱鬧的場景出現在自家城堡的餐桌上
有多少年了呢?
       
有多久沒有過這樣單純、歡樂的聚會了呢
     
     
      
     
那麼,'他'也在嗎?
    
那位自己總是看不清臉龐、
     
那位眼睛燃燒著倔強的暖橘色、
     
那位讓自己這麼飽嚐折磨又體會愛情、
      
那位讓自己在每一個時間線總會遇上的、命中注定的、
      
      
      
那位'我'的愛人....?
     
      
       
      
      
"Satanick"
       
      
       
        
      
---------------
      
      
       
        
       
小小小段子!!!
     
     
   
      
     
“.......你搞什麼?”
       
       
挑起一眉,Ivlis無奈地捧著戀人滿滿細小傷痕的手,拿起繃帶盡量輕柔的包扎,並努力忽略對面魔王大得城堡外都聽得見的心跳聲
      
     
“......啊?哦!本大爺在去掉玫瑰刺,這樣buri醬你才不會被割傷哦!”
     
      
......蛤?這惡魔是傻嗎!?
     
       
“我的手有鱗片”,所以是不怕割的
     
      
“.......哎呀不管,要是哪天你去澆水澆到一半結果跌進花圃怎麼辦,你又不是全身都是鱗片”
     
         
那你也不用自己直接徒手去用吧!?魔法呢?果然戀愛中的惡魔全是笨蛋啊!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