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警察先生、我被殺了

似乎陷入了某種膠著狀態,完全不知道該碼些什麼😔
        
這篇有點臨時趕工感,就當遲到的520賀文吧?
         
設定嘛,所有人水都很深的感覺吧~
       
『週末連假結束前如果有21個愛心和6條評論就繼續碼成為一系列、吧!』
       
以上!
     
      
     
      
     
“啊、警官”
       
休息室內,說話的年輕人耳上穿了數不清的耳環,眼上還戴了個不知幾零年代流行過的墨鏡,一幅十足流氓樣的人民保姆嘴中正含了個剛剛才外送進來的麥香雞堡,炸物油膩膩的香味瞬間勾起了足足10個小時未進食的胃口。感受到來自腸胃的抗議,被尊稱為警官的男子皺起眉頭隨手拿過紙袋內的薯餅
         
          
“啊、那是我的宵夜誒....”
      
“這是你在上司面前吃飯的懲罰。說吧、現在怎麼樣了”
     
         
在心底默默為那塊薯餅哀悼一秒鐘,混混樣警員又轉頭吞下了一口漢堡接著吃了條沾滿蛋捲冰淇淋的薯條,喝口可樂後道:“還是一樣,果然得要警官大人親自出馬才行”
     
“嘖....好吧”
     
“給我個牛肉堡”
      
       
          
       
白織燈一晃一晃照亮小小間的審訊室。一般而言正常人在這極其壓迫感的小空間待不到半小時就會被無形的壓力給逼的喘不過氣。沒錯,是'正常人',顯然新來的客人不算在正常人的範疇內
         
黑髮的客(犯)人身穿價值不斐的高級西裝,藤紫色的雙眸不時閃過精光,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個惹不起的人物,而這位大人物正以一副無事可做好無聊的表情,一下玩弄銬住自己的銀色手銬、一下又觀察自己深黑色的指甲
        
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啊這混蛋,心中有苦說不出,認真職守的警管只好祈禱這整件荒唐事快點結束
           
         
“警官大人你終於來啦!”
            
         
犯人興奮地從生鏽的鐵椅上站起,與地板摩擦出刺耳的噪音,手銬也發出響亮的金屬聲
          
已經連續熬夜30小時即將炸裂的腦袋自然是受不了這種折磨,警官右手揉了揉太陽穴後踢開椅子(這又發出了個噪音),盡量維持面無表情坐下與犯人面對面
          
         
“你知道你這次是為什麼進來嗎,先生”
        
“警官你黑眼圈看來好重哦,怎麼不趕快回家睡覺勒”
       
“請回答我的問題,先生”
         
“嗯...知道哦,本大爺被人殺了”
       
          
無可奈何的,警官深深吸一大口氣,努力睜開自己過勞而血紅的雙眼道:“先生,我再確認一次,你說你被人殺?”
         
“本大爺非常確定,畢竟除了精神病患沒有人不會忘記被殺這麼重大的事吧,本大爺確定自己沒有失憶哦!”
      
“你的確沒有失憶症,你有妄想症,請不要浪費國家資源好嗎?”
         
“不不警官,本大爺絕對沒有任何精神疾病的!可以請家庭醫生來作證也沒關係的”
           
         
犯人露出真誠爽朗的微笑,打自心底的同意對方真的去查證。警官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但為了工作還是只能忍耐再忍耐
        
       
“算了,那你就說說看你到底被誰殺了吧”,然後我要來吃我的宵夜了,拆開滿是油脂的包裝,警官毫不客氣的在犯人面前吃起了食物
         
對面人也沒在在意,聳聳肩,揚起45度角遙望天花板開始沈靜在自己的世界
      
        
“本大爺被我的愛人殺了”
        
“.....為什麼”
      
“這是個非常長的故事......我們是在6年前的一場拍賣會上認識的。哼哼...本大爺可是收藏家哦,最喜歡的就是那些有詭異傳說的畫啊、樂器啊、寶石啊、連鬼宅都買過!”
        
“變態興趣啊....”
        
“當時,本大爺聽說那次拍賣會上有一個有來歷的東西會出現,傳言在上世紀末,有一位鄉下種花的畫家發了瘋,把...”
         
“我知道這事,那可是博物館的展覽品”,那個館長當時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抓著我的制服哭著求警方幫忙找回來失竊物呢,現在想來還真是過去好久了
         
“'Scarlet Sun Flower'(血腥向日葵),用被害者的鮮血製成的靈異畫作,本大爺可是哈得不得了!”
         
“所以,你還沒講到重點”
         
“快了快了、在那場拍賣會中,雖然本大爺沒能買到任何珍貴寶藏,卻遇上了一位超卡哇伊的小警察。他為了潛入會場可以說是犧牲形象哦!你猜猜他做了什麼、警官大人”
         
“.....咳、沒興趣”,無比尷尬的警官放下只剩一口的牛肉堡,呀,是沾著滿滿起司的一小塊牛肉,換在平時警官必定會一臉幸福地吃下肚,可惜這次胃口全被對方給耗盡,“....我們就不能直接進入主題嗎?先生”
           
“警官大人,我一直以為你們可是很有耐心與耐性的,那啥...為了破案可以等好幾年?”
          
“是破案花上好幾年!你當我們吃飽沒事幹浪費人生啊!”
       
“那是本大爺一輩子也無法忘懷的,他穿著禁慾系的西裝,偽裝成拍賣會來賓....警官你不能想像,那被包裹住的翹臀和那細腰是多牽動本大爺的心弦,當下我是有多想立馬將他擁入懷裡,讓他永遠依偎著我,並且把所有對他有所覬覦著的畜牲一個不留全部.....哎呀一不小心說得太激動啦!繼續吧”
     
“.......好吧。繼續”
        
“放心吧警官大人,真得快要說完了,咳咳.....大概說吧,總而言之!本大爺在看到小警察那讓人驚艷的表現之後,天......那麼纖細的身體哪來那些厲害功夫可以在5秒內撂倒3個壯漢的啊,而且他那拔槍上膛的動作實在帥到說不出來!反差萌嗎!到現在還是記憶深刻!害得本大爺連續一個月睡覺夢到他、工作想到他、就連在跟女友逼--的時候都是把對方的臉換成他的臉才射出來的”
            
“.........”,來人拿一個垃圾桶進來可以嗎?快要吐了
           
             
盡全力忍住此刻澎湃的情緒,警官死咬自己下唇試圖保持理智,免得等下發生執法過當事件
        
          
“....最後一次,先生,重點”
           
“本大爺覺得這事沒有個解決是不行的,所以決定---去找他幹一炮!噢等等別生氣!雖然過程很複雜困難,但結局是我們成為相親相愛眾人羨慕的一對情侶哦!我們甚至還領養了個小孩,在被你們收走了錢包裡有他的照片”
          
“我知道,他是我見過最早熟的孩子。大半夜的爸爸不在家好好照顧他,跑來警局大鬧,還能冷靜的自動跑去隔壁鄰居家睡覺,非常讓人佩服”
           
“我們從小就教他要自立自強的”,說完犯人還特別自信的哼了一聲,眼中盡是欣慰和驕傲
        
         
就是這麼一個哼聲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忍無可忍的警官一手用力拍在桌上,響亮的拍打聲迴盪在審訊室
          
       
“要不是你一天兩頭跑來局裡亂Licorice有需要這樣嗎!”
         
“要不是buri醬你已經一個月都加班不回家了本大爺有必要用這種方式來見你嗎!兔子太寂寞了已經死掉了啦!”
         
      
聽到審訊室開始傳來的乒乓聲響,正好喝完玉米濃湯的警員嘆了口氣。
Emalf:“麻煩夫夫吵架能不能換個地方啊…”
         
        
      
一小時過後
     
          
         
“於是,我們兩個回家囉!”
犯人一臉燦爛,警官一臉疲倦,似乎有哪裡不對又好像沒有哪裡錯
小小的警員只能揮手安靜的告別兩人
      
       
“真可怕啊...…”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