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冰火組】薄雪草 [Part1]

決定暫時來碼冰火組轉移一下思緒,想太多魔王組反而變得有點混亂了😑趁連假要來好好回憶當初的心情!
        
文不會太長的大概?
      
靈感來自《美女與野獸》,世界觀則是魔法和科技並存!和之前魔王組的A fairy tale同一世界的概念,不過少了靈魂伴侶au
         
說真的,故事其實很無聊,可能也有些邏輯不通
        
私設:(1)Yosaflame和Yosafire是兄妹,Yosaflame表面很凶但很疼妹妹
(2)Kcalb是Yosaflame的前輩,但後來莫名失蹤了,之後有機會來碼黑白組
(3)Sherbet魔力>Yosaflame,武力反之
         
Yosaflame和Sherbet兩人的個性我也不確定有沒有抓好
                     
總之,有任何建議請盡量提出哦!
       
以上!
     
       
     
      
      
     
       
00.
       
      
      
『薄雪草有許多花語,最重要的人、勇敢、為愛犧牲一切』
       
『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就是“永生難忘”』
      
  
      
             
        
01.
         
      
      
夏日熱風吹過蒼天榕樹發出颯颯聲響,連帶捲起滿地樹葉,火辣辣的空氣總讓人有種說不出的煩躁感。
         
森林深處的樹陰底下,有位頭戴小巧貝雷帽、亮紅雙瞳配上同樣的紅框眼鏡,滿臉是汗的少女正躲在陰涼處,不顧濕答答的頭髮和臉頰,興奮的捧著好比百科全書般厚重的花草圖鑒倚靠樹幹沈靜於書中世界。
         
纖細手指小心翼翼翻過泛黃的紙頁,一朵朵花兒被畫者栩栩如生地呈現在眼前
         
      
咻---!一陣強風吹來,在來不及反應的狀況下,圖鑒內頁被風吹起的在空中瘋狂翻掀,刷刷聲打斷了早晨寧靜
        
“啊!!”,少女連忙舉起心愛的書本裡外仔細檢查,在看到被翻到的一頁卻亮起了眼睛
        
         
“好漂亮的花!這是什麼....薄雪草?”
      
     
     
      
      
02.
      
      
      
“Yosaflame!不好了啦!”
       
“出大事了!”
        
“咳---咳咳”
         
        
嘴角旁的咖啡差一點就要與桌上筆電來個親密接觸,好險在千均一髮之際挽救回來。
           
穩住傾斜的杯身,男子轉過頭詢問兩隻王家專屬外交使魔。心裡悶悶想著最好不是蘋果派又被偷吃了、巧克力蛋糕又被偷吃了還是冰淇淋泡芙又被偷吃了這種所謂的'大事'
      
           
兩位融合人類外貌和貓類象徵的使魔少女相互對視,抿嘴歪頭的顯然是猶豫該如何開頭。擁有橘青兩種髮色、眼神煞氣凌人、身著整齊繁複的王家騎士服的紅框眼鏡男子--Yosaflame也見怪不怪,繼續一邊喝著自家妹妹特調咖啡(口味獨特)一邊單手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
       
       
“Yosafire留了紙條就跑去找花了!”
        
“用追蹤魔法發現到西方的雪山就不見了!”
        
“咳--咳咳咳咳咳!!!”
      
       
鍵盤最終仍是難以逃脫被咖啡潑灑的命運。
       
      
      
       
      
03.
      
     
      
全王國最天真無邪、最活潑善良、最鬼靈精怪的花朵&甜食控Yosafire失蹤的消息在兩位使魔的大力宣傳之下,彷彿世上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回事,每人議論紛紛,甚至開始提出那座雪山過去被人遺忘的恐怖傳言,什麼含冤而死的雪女呀抓交替呀受困的妖怪什麼都有,母親害怕小孩哭鬧,不到一上午的時間那座雪山就爬到跟百慕達三角洲同等地位了
       
          
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眼看事態一發不可收拾幾近暴動程度,身為當事者家屬的Yosaflame除了無語問蒼天,內心焦急又憤怒
      
     
      
      
      
04.
       
    
     
“祝好運,我的好友”
       
        
顯然對此事件國家的SOP流程相當迅速確實,當天中午,王國的一國之主--Lost殿下和他心愛的王后Ciel親自蒞臨於首都廣場,當眾城人民面前給好友兼國家大臣兼騎士長一個帶有滿滿擔憂和無奈和無語的擁抱,“一定會找到Yosafire,不用擔心”,當然以上情緒是針對那個惹事精的
       
      
賦予重任的騎士長Yosaflame在經過一連串自我安慰後恢復了心中的平靜,沒什麼特別表情,甚至是沒表情到一個異常的地步,不對,應該說自從知道了消息後Yosaflame一切外在反應都看似平淡的好像不關他事一般,只有瞭解他個性的熟人才知道,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平靜。世界末日型的
        
        
“....這樣吧,你就當一次休假,帶Yosafire去玩玩吧,放三個月...不放到你高興為止”
          
“......”
       
      
幾分鐘後,全城目送嚴肅的騎士團離開,甚至還有人吹起了離別曲,陷入了莊嚴凝重的氣氛
        
望著那紅色的背影逐漸消逝,國王抽了抽嘴角,沒料想到,這將是他們在這的最後一面
        
      
       
        
       
05.
       
     
      
邪惡的魔物、謎團重重的神秘村落、無辜的祭品、嗜血殺人鬼....等等一連串冒險系列RPG經典橋段,Yosaflame帶領一群騎士往西方雪山前進,一路都沒發生,最大的意外不過是手機一直沒訊號而已
        
      
什麼、失望嗎?現在都什麼時代了,當那些傳統還會留在原地等著誰來破解嗎,別傻了,這只是最普通的憤怒哥哥去找笨蛋妹妹的普通故事而已
      
         
“那座山?不過是個什麼也沒有的山罷了,但奇怪的是一踏進去所有的通訊設備都會失效”,越往西走人們的足跡也越稀少,住在離雪山最近的一戶住戶提醒著即將入山的騎士們,“特別是小心山腰以上....嘛、不清楚為什麼,可能是有暴風雪的關係吧”
         
         
總而言之,故事男主翁就這麼完好無缺的來到了離自己國家不過半天距離就能到達的西方雪山半山腰
        
      
       
      
        
06.
      
       
        
“Yosafire小姐!”
        
“Yosafire!!......”
          
運氣好的,這天沒有下雪,Yosaflame走在薄薄雪地間聽著此起彼落的叫喊聲,有點蠢但總是有用。一個小時過去了,期間回答自己的只有山中隱隱迴盪的回音和隨風搖擺的薄雪草
         
         
突然頭有些暈,是空氣太稀薄了嗎?用力遙了遙頭,Yosaflame盡力保持被冷氣影響的理智繼續找人。要是在找不到突然有個誰誰誰冒出來說你妹妹在我手上才真是奇怪了…
         
         
“騎士長,我們有消息了”
          
大概命運女神就是今天心情特別好吧。聞聲轉過身來,映入眼簾的是個穿著淺灰色大衣、一頭耀眼金髮以及一雙略微暗沈的碧綠眼瞳,看來有些頹廢系的年輕青年
      
          
“你是?”
         
青年手輕托下巴,打量審視的眼光在Yosaflame身上掃射,用微啞聲音開口:“.....今天還真幸運....你就是Yosaflame吧?跟你妹妹Yosafire長得好像啊”
          
“你知道Yosafire?”
        
“對啊、她現在很安全的在我房子那邊,我帶你過去好了”
          
“......十分感謝,”簡直順利的異常,Yosaflame表現淡定實則感激的點點頭,“....請問你怎麼稱呼?”
           
         
“Sherbet”,青年露出了笑容,“叫我Sherbet就好了,Flame”
           
        
        
      
        
07.
       
       
        
命令部下先行撤退(山路難走、要是出什麼意外就不好了!Sherbet好心的說),內心著急的騎士頭也不回的往深處前進,沒能看到身後一群人一回頭就出現的一瞬茫然和Sherbet臉上掛著的淺笑
        
       
雪山果然不如遠處看來平靜,的確山腰下是還好沒錯甚至還能悠閒的滑雪,但一個超過那條大自然界限,氣溫瞬間降了不只十度,小小雪花一個個飄落,無聲無息,完全是另一個世界
       
      
Yosaflame心帶警惕地跟著青年的腳步往深山前進,針葉樹擋住大多光線,每一步都必須謹慎踏實。一路上兩人都沒有對話。
          
        
對方其實沒有什麼行為,那笑容也可以當成是個人觀感問題,但多年來的第六感卻在冷靜過後告訴自己,“這個男人不簡單”。
        
        
在不知道對方底線前,保險起見,還是等先確定Yosafire沒事再說,Yosaflame心想
       
       
         
        

         
08.
       
       
        
帶著滿腹疑惑,在走了不知多久的路程後,兩人終於在雪山一處山洞中發現了個外觀看似金屬打造的結實房屋。
轉開大門,客廳裡清一色純白,乾淨的不像有人居住過,“這裡就是我的房子啦,堅固耐勞就算是雪崩也不垮,話說Flame你一直用那種好像殺人的眼神看我好可怕啊”
        
“抱歉,眼神是天生的,請問我妹妹呢”
         
“啊!哥!”
           
急促的腳步聲從一旁的樓梯傳來,少女Yosafire三步併兩步跑到自家哥哥身邊,“還好哥你來了,我本來只是在山腰那找薄雪草的,結果突然下起大雪,幸好Sherbet桑帶我來他家躲雪呢!誒嘿....哥?”
          
         
一股力量抓緊了Yosafire的肩膀,Yosaflame臉上出現難得的扭曲表情,心中生氣的情緒終於在見到人後爆發開來,“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煩嗎、不是跟你說過多少次別亂跑,而且你還跟了個陌生人!”
       
“唔....對不起”
        
“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啊!”
          
自知理虧的Yosafire低下頭來完全不敢直視逼臨暴怒的哥哥,只能手指對手指、嘟起嘴唇露出愧疚表情
“哥...對不起.....,唔、我只是因為看你最近很累的樣子才想說給你個驚喜的....”
        
          
......噢天啊
           
         
人民知道他們的騎士大人Yosaflame是個第一眼看來嚴肅、第二眼看來無情無意,得等上看第一千眼才會瞭解到不過是個面惡心善的操勞優良騎士
        
而少有看到第一萬眼的親朋好友們,例如國王王后、例如使魔貓姐妹、例如自己失蹤的前輩Kcalb,才會知道Yosaflame被埋藏的秘密身份,不自覺深度隱性妹控末期患者
         
        
        
       
        
09.
         
       
       
“......好吧,我們有事先回去再說”,眼看對方眼淚即將潰堤(妹妹的眼淚是兇器!),加上從一進門就目光灼灼直盯自己的神秘青年,刀子嘴豆腐心的心思縝密好哥哥Yosaflame貼心決定給妹妹留點情面,道謝過後牽起對方白皙手掌毫不遲疑往門口走去
          
        
“誒等等”,訝異著進展過於快速的兄妹吵架,Sherbet趕緊快走過來擋住出入口,眼底一片陰暗,“你們還認為能下山嗎?”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