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若米

一位奇葩文手😏
以及中重度動漫和RPG迷!😍
專碼海囚系列(特別是魔王組!)

本命番:銀魂、七大罪、我英、文豪、左門君是召喚術士、白雪愛麗絲、APH、Charlotte、RWBY、SVTFOE、刀語、YOI、動物好友、犬夜叉、寶石之國

本命RPG:海底囚人系列、殺戮天使、Ib、Undertale、返校、浮士德的噩夢、(音遊Deemo、Lanota)、霧與太陽之王、獄都事變、去月球、被虐的諾艾爾

【魔王組】Children的故事 [上]

噢天,我沒料到警察那一篇會達標😅,我原本還設定27顆愛心,後來又想說會不會太自傲啥的降到21....結果竟然31了!?
          
總之一言既出四馬難追(?),我會盡力盡力的
        
其實那篇文最初設定是黑暗類的,如果碼得話恐怕得又一個坑了(我現在才想起FMN還沒填呀我的媽!),所以就改成歡樂向短篇了😂
       
原來設定我下回再放上來(畢竟今天重點不是那個嘛)
         
回顧正傳。節日系列的文,通常內容和節日都沒啥關係....
       
而這次的兒童節賀文大概是系列當中唯一一把刀!
           
.....請不要打我😖
         
PS:buri貓太可愛了!都想來碼一篇文了!!
         
以上!!
       
         
         
        
           
剛出爐的新鮮麵包躺在餐籃裡飄出陣陣香味,和一旁閃爍水光的濃郁紅茶混合在一起形成美妙的下午茶宴會。小小的男孩乖巧的坐在庭園中央的精致涼亭,喝著柳橙汁一聲不吭
        
         
沿著純白色的桌沿順時鐘看過去,髮色奇異的曼妙女子正面無表情一口一口以即將兇狠的程度咀嚼手上熱騰騰麵包,好似和這麵包結下了不共待天之仇。男孩眨了眨金橙大眼,將眼神往逆時鐘方向一擺,同樣擁有金瞳的妙齡男子放下茶杯給了個安慰的微笑。男孩只好繼續喝他的果汁
       
          
沈默的下午茶會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好吧也不過就幾分鐘,從一回到娘家就一言不發吃東西的Ivlin在父親和兒子遲疑的眼光下吞下了最後一口麵包,開口道:“爸,我決定離婚了”
         
         
           
         
1日前
         
        
           
         
從背包拿出鑰匙、插上鑰匙孔、開鎖。沒有以往媽媽溫柔的“歡迎回家”也沒有爸爸欠揍的調侃,Licorice嘆了這週第12次氣直直走上樓梯,明明是入夏的季節,扶手卻像心情一樣冰冷
         
        
誰也不記得到底什麼是導火線,究竟是因為家裡沒人倒垃圾還是上星期五兩人都因為工作繁忙而忘記兒子的家長參觀日,總之,等Licorice反應過來後,Satanick和Ivlin已經連續冷戰一週了
          
            
用叉子攪拌眼前的微波食品,在這氣氛凝重的餐桌,原本相靠的夫妻倆如今分得遠遠遠,Ivlin專心致志的吃著滿盤的各式肉類,Satanick則對晚餐動都沒動過,彷彿全天下只有那台平板能吸引他的注意力。Licorice發現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不想和家人(包括媽媽)一同吃晚餐
            
“.....媽媽,我今天在學校的數學考試考了一百分哦!”
         
“嗯....”
.......
         
         
“......爸爸,我體育課跑步跑第一名!”
            
“哦.....”
.......
        
         
       
鏘---!
        
         
“.....我吃飽了”,將手上的餐具往桌上用力一擺,Licorice眼角閃著點點淚光,沒有去看父母頓時僵硬的表情,身體止不住顫抖就躲回自己房間
            
         
         
         
將門牢牢實實的關緊,此刻陰暗的房間竟然比起亮眼的客廳還更讓人心安。緊緊抓住生日禮物的兔子玩偶,Licorice將好久沒接觸過陽光的濕冷棉被把自己環環裹起,嘴中哽咽含糊的不停重複不要聽不要聽好阻絕來自門外的吵架聲
          
           
怎麼辦怎麼辦,爸爸媽媽好恐怖,我該怎麼辦,都是我的錯
        
        
恐懼的情緒塞滿小顆心臟,就算在怎麼早熟也終將是未經世事的孩子,在面對危機下只能任人宰割
        
          
          
             
黑暗中的時間流逝的特別慢,可能都過了幾世紀了
            
           
吵架的聲響非但減弱反而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接近,Licorice攥緊玩偶,手汗沾濕了黑色的眼珠。終於,碰--的一聲!緊接而來第二聲碰--!第三聲碰--!,噩夢般的場景在現實生活中上演,父母的聲線像是被某種劣質變音器給扭曲的幾乎認不得
             
           
Licorice!
         
        
媽媽......
          
緩慢移動雙腿,戰慄地將把手旋開。印象中總是淡然卻溫柔的母親現在滿頭散髮、駭人血絲佈滿失去光輝的金橘瞳孔,Licorice不願相信但只能相信眼前這人是自己的最愛的媽媽
           
“Licorice、我們走”
           
“去哪裡...?”
           
“你外公家”
           
打開衣櫥隨手一撈就往行李箱丟,粗魯的動作出賣Ivlin已經生氣到即將理智崩潰的地步了。面對這樣的媽媽,Licorice只能不知所措的看著對方塞好所有家當,抓住自己的手臂經過宛如颱風過境的廚房和餐廳,當著坐躺在客廳沙發上灌酒的爸爸離開家門
            
           
         
         
1日後
         
        
         
          
“Ivlin,離婚是大事,Satanick醬同意了嗎?”,收起了溫和笑容,Siralos嚴聲厲色的目光狠狠掃過,“不要為了一時的賭氣而導致未來的後悔啊”
         
“......”
            
見人低頭不答,Siralos眼神明顯軟了下來,“這幾天就當作回娘家休息吧,我也好久沒有陪陪我的外孫了,你就先去睡一下”,手指輕點對方的下眼瞼,暗沈的眼圈腫得可怕,“自己都顧不好我是不可能把Lico醬還給你的哦!Lico醬,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這種時候出去玩!?看向自己再次被人抓起手臂,Licorice一邊和Ivlin道別一邊不禁開始思考自說自話的個性是否也會遺傳到自己身上
          
         
          
           
媽媽爸爸是不同國家的人(所以自己其實是混血兒),Ivlin的家鄉是長年少雨多太陽的熱帶沙漠區域,讓從小就住在溫帶地中海氣候的Licorice多少有些不習慣。把路攤買來的鴨舌帽壓得更低,Licorice牽住Siralos的右手心中好奇著目的地。已經逛了3個小時過去,只有剛出宅前說句'Ivlin充滿回憶的地方哦'後就不給任何提示,讓原本低落的心情也隨著時間越發期待
              
         
離開準備收工的市集,兩人來到了旁邊小丘上的瞭望臺,一階階踏上飽含歷史的階梯,在達頂的一剎那Licorice驚訝地睜大雙眼,忍不住往前跑直到身體撞上護欄
          
          
夕陽餘暉將世界染成和自己一樣的瞳色,一路走來的路途都縮小放在眼前,動人心魄的景像讓看過許多風景的Licorice也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可以看到整座城市,這裡是Ivlin最喜歡的景色”,Siralos背靠牆說道,“這不是那孩子第一次吵架回家了”
            
          
“不是第一次!?”,憑良心說,Satanick對Ivlin其實非常疼愛,平時生氣也都是不到半天就主動跑去道歉,基本上出來某種運動的時候否則全各種讓著Ivlin。要不是這次大吵,都估計已經能去參加模範夫妻比賽了
           
          
“Lico醬,你知道在你之前,他們也有過一個孩子嗎?”
         
“知道,不過爸爸說哥哥或姐姐來不及出生....”
          
“是呢”,深吸一口氣,Siralos閉上了雙眼,“當時你爸媽都很難過,但為了你媽媽的生命安全,Satanick醬直接把Ivlin親手壓上了手術台....”,講出這句話時各種表情在兩人臉上跑了個遍
           
             
“....爸爸媽媽沒給我說過這段”
          
“畢竟那時候太混亂了.....”
              
             
現場一度陷入寂靜,Licorice緊皺眉頭遙望幾乎看不見的夕陽,感覺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
           
              
“等出院後,你媽媽就自己一個人跑回了故鄉......沒多久你爸也追過來了,接著就和好啦!”
             
誒?這中間難道沒有個什麼嗎?面對小孫子訝異的表情,Siralos只是揉了揉對方一頭短髮,“有時候只要一個眼神就能原諒彼此了,不過重點是他們兩個歷經很多事情,是不會那麼簡單就分開的,而且他們都非常愛你,Lico醬不用害怕”
              
“.....真的嗎?”
          
“這當然,不信那我們現在就回家看看”,看著Siralos老神在在的笑容,Licorice半信半疑的點點頭
            
           
          
           
一小時後,Licorice深刻體認到長輩的智慧不容小覷這個道理。還沒走到家園入口處,兩人就看到站在家門口吻得舌頭都要打結的某對夫妻。要是過去簡直叫人尷尬得想轉頭就走,但對現在的Licorice來說他又是一次第一次這麼希望他們能相親相愛
               
           
            
              

评论(6)

热度(31)